第A9版:
本版新闻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2017年4月18日 星期

赏心处,静相宜


□ 耿艳菊

“桃花难画,因要画得它静。”这是胡兰成《今生今世》开篇的第一句话。这本书我是从学校图书馆借来的。“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热热闹闹的满枝丫,这样多好,为何要画出静?这不是难为自己啊!

不过虽不解其意,内心里还是惊了又惊的。我端端正正地将这句话抄在笔记本上,不在乎桃花是静的还是闹的,就是为这样美丽的句子,读起来令人心动。

那时,我尚在天真烂漫的年纪,一心向往着外面的广阔和热闹。北郊的桃花开了,早已按耐不住年少的心,周末都等不到了,逃了课去看桃花灼灼照眼明。内心里担着逃课的惴惴不安,却是欢喜万分的。

那般的年纪,怎懂桃花呢?不过是凑一场花开的热闹罢了。后来的很多年,也都会欢喜着去看桃花,糊里糊涂的,赶着一场又一场花事。总觉得一年里花开就在那几天,错过了可惜。

年龄愈长,看桃花时候的心思便不像以往没心没肺,只奔着眼前的热闹去。反而想避开热闹的人群,找个清静的地方,与两三枝桃花默然相对。像知己好友,一年好不容易见一次面,却不需要热热闹闹的相拥、大呼大叫,只要安安静静地坐一会儿就好。

一个春日的上午,我们一家人到郊外踏青。孩子很兴奋,像出笼的鸟,往前飞。他爸爸不放心,跟在他后面小跑。我独自一人在后面慢慢走,慢慢欣赏沿路的风光。

路过一户人家,平常的院子,因院子后有几株桃树而变得不同。我站在路上看,桃枝上隐隐约约有点点红,原来这郊外的桃树已含苞待放了。

我到一棵桃树下站着,轻轻抚弄面前的桃枝,看那花苞,大概只需两天的功夫便会开了。而此时,花瓣却一点也不急,安安静静地待在花苞中。急什么呢?盛开是早晚的事,凋零也是早晚的事。

看花人来不来都一样。它都要盛开,哪怕给自己看也十分好。桃花懂得:赏心处,静相宜。

四围寂静,桃树寂静,我看桃花的心也变得简静。

桃花难画,是因为画画的人心要静下来才能画出桃花的风骨,这才是难的。


上一篇  下一篇
 
主办:郴州日报传媒集团 承办:郴州新闻网
新闻热线:0735-2892485 广告热线:0735-2295893
地址:苏仙北路郴州日报社大门旁(郴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