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3版:
本版新闻列表
 
 
2017年11月14日 星期

谁在城市里危险骑行?
——关注市城区摩托车、电动自行车“管理难”的深度报道
一辆非法营运的电动自行车正在揽客。
7台载人电动车越过斑马线直闯红灯,与绿灯放行方向的车辆擦身而过。 (本报资料图 黄洪标 摄)
候客的非法营运电动自行车。
机动车道上,一辆摩托车载客逆行。

□ 本报记者 何一航 李江华 袁东伟 黄婧雯 文/图

历时7年之久的“限摩规电”,有效规范了我市城市交通秩序。然而,近年来随着市城区面积的增加、城区人口的增长以及“限摩规电”范围的扩大,市城区摩托车、电动自行车涉牌涉证、不按规定停行装载、违法加装遮阳伞和非法营运等违法行为仍有发生。

近期,本报派出一组记者对上述乱象进行了调查,深度挖掘摩托车、电动自行车“管理难”背后的人与事。

“风暴眼”中的骑手

在城市里奔流不息的钢铁车流中,驾驶着摩托车、电动自行车的骑手们犹如身处“风暴眼”,在危险边缘疾驰。

现状——

摩托车时有冒头

“电驴子”非法营运猖獗

经过7年的“限摩规电”,原本应当已经在市城区绝迹的摩托车,近段时间以来居然频频冒头。

记者调查发现:下湄桥片区的南岭大道是摩托车出没较为频繁的区域——行驶距离都不长,往往是从一条小巷拐进另外一条小巷,甚至还有一些摩托车就摆放在人行道上。

这些摩托车看上去成色不新,像是在库房里堆放许久的样子——一位摩托车主亲口证实,他的摩托车在家里杂房放了6年,最近才拿出来使用。

另外,在郴州火车站、苏仙北路、苏仙南路、国庆南路延伸段上记者都亲眼目睹了摩托车的踪迹。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苏仙北路上有一伙摩托车飙车族,时常在夜间11时左右出没,油门轰鸣、噪声刺耳。

电动自行车非法营运问题,目前在市城区可以说是非常严重——部分市民管他们叫“电驴子”。“电驴子”司机大部分是40至60岁之间的中年男性,往往头戴红色或黄色安全帽,向路人表示自己的“出租”身份。

记者在市城区各主要干道、路口以及主要车站、商业区,都看到了数量庞大的“电驴子”身影。与出租车相比,“电驴子”非法营运价格低廉,且大部分“电驴子”行驶中不守交通规则,逆行、闯红灯者比比皆是。

警惕——

有加油站不规范供油

“网购”成违规车辆销售新渠道

经过7年的“限摩规电”,摩托车、电动自行车销售、维修等“源头”有没有把住?

记者走访发现,摩托车销售门店、维修门店在市城区已经“绝迹”;在市城区多个中石化、中石油加油站的暗访结果也令人欣慰——加油站工作人员无一例外的回绝了记者给摩托车加油的请求,并向记者讲解“限摩规电”相关要求。

那么,下湄桥区域出没的摩托车都是在哪里加油呢?记者在刚刚离开“限摩规电”区域的南岭大道瑞祥加油站找到了答案——这个民营加油站是周边摩托车加油的主要集中点,且允许用加装了塑料瓶嘴的铁水壶装载汽油,具有较大安全隐患。

在电动自行车方面,记者发现,市城区电动自行车销售正日趋规范,在健康路、燕泉北路等电动自行车销售门店较为集中的区域,店内销售、摆放的电动自行车从外观和相关数据上来看,均符合我市相关规定。

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郴州街头最近出现了“赛车款”电动自行车以及四轮沙滩电动车。据观察,其车速、动力明显不符合我市相关规定。然而,记者在走访中并没有寻找到相关销售门店。

记者采访一位“赛车款”电动自行车驾驶员后了解到,在淘宝网上可以购买到这类电动自行车。记者上淘宝网查询“电动自行车”发现,相关商品信息超过5000个,且不光可以购买到超标电动自行车,还可以购买到车载挡风板、遮阳板等违规配件。

一位购买过相关物品的买家告诉记者,销售者、物流公司并不会询问购买方所在城市是否有“限摩规电”相关规定,“只要你想买,他就会卖给你。”

治理——

市民支持“限摩规电”

“专项整治”正在进行

记者在街头随访中了解到,郴州市民普遍抵制摩托车和超标电动自行车,拥护市委、市政府“限摩规电”决策部署。同时,大部分市民认可电动自行车带来的便利,认为电动自行车是城市交通的重要组成部分。一部分市民提出,共享自行车可以一定程度上缓解普通市民对电动自行车的需求。

多位电动自行车非法营运从业者向记者反映,干他们这行的,普遍是40岁以上的中老年男性,年纪大、无一技之长,从事非法营运也是无奈选择。

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针对市城区存在的摩托车、电动自行车违法违规行为,我市已从9月27日起启动了为期两个月的全市摩托车及电动自行车道路交通违法行为集中整治,开展了多部门参与的专项整治行动。

记者也在走访中看到,有执法人员在路面对违法违规的摩托车、电动自行车进行收缴或处罚。对此,一些市民表示,希望能进一步加大执法力度,依法严厉查处摩托车、电动自行车违法行为,切实保障大家出行和生命财产安全。

记者蹲点·目击

现场1:

市城区协作路铁路桥下

11月1日18:09

正值下班高峰。

两辆男士摩托车并排行驶,车上的骑手均身着咖啡色棉布夹克、黑色西裤、黑色皮鞋,似乎正在边走边聊天。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在现场穿行的电动自行车累计上百辆,半数以上装配了厚重的前挡风棉布或挡板;大部分车上不只乘坐1人,有几辆车甚至坐了3个人;几乎没有驾驶员佩戴安全帽。

现场2:

南岭大道瑞祥加油站

11月1日16:00

一辆农用三轮摩托车、一辆摩托车同时在加油站里加油。

加油站工作人员违规用装配了长塑料管的铁水壶给摩托车、农用三轮摩托车加油。

现场3:

火车站

10月29日00:25

在火车站广场靠近解放路一端,有电动自行车司机拉客。

现场4:

上自建里小区

11月6日15:00

居民楼下,停着一辆黑白相间的摩托车,车主不在旁边。

现场5:

苏仙南路和郴江路交汇十字路口

11月7日14:14—14:17

等候红绿灯期间,电动自行车均未停在停车标线后。

几辆电动自行车载客闯红灯;几辆电动自行车驾驶员等候红绿灯期间抽烟;一些电动自行车违规装配了挡风布——驾驶员和乘客无一戴上安全帽。

现场6:

南岭山庄路口

11月7日14:23

候客的非法营运电动自行车三三两两无序摆放,有的停在人行横道上,有的停在盲道上。记者坐上其中一辆电动自行车——行驶过程中,驾驶员一路无视红绿灯和双黄线,乘坐安全隐患极大。

现场7:

火车站站前广场

11月7日14:42

整个火车站附近活动着大量的电动自行车,摆放无序、粗鲁拉客。

在火车站站前广场停放出租车位置,近10辆电动自行车紧靠着出租车,司机三三两两扎堆聊天。

现场8:

国庆北路天桥下

11月9日14:55

天桥下停放着不少候客的非法营运电动自行车。

现场9:

八一路生源时代广场

11月9日15:15

生源时代广场出口处,候客的电动自行车并排停放,挤占了人行横道的全部宽度。

摩托车骑行者的自白

我是老李,骑摩托的“车龄”将近40年了。

上世纪80年代,我就考了执照,买了第一辆摩托车。那时,为了改善家人的生活,我干了一阵摩托车出租生意,但后来生活好起来了,我工作稳定了,摩托车就主要是自己用。我家老房子就在苏仙区火车站附近的陈家湾,以前,我的工作地点离家不远,平时上下班、办点事,都离不开摩托车。

我换过很多辆摩托车,现在这辆是2009年买回来的,看上去还很新。但“限摩规电”之后,城区基本不能上路,我也总把摩托车放在家,很少骑了,最多就是在社区附近用一用。比如,我从苏仙区苏仙北路石油桥附近的新家回老房子时,骑摩托可以绕行社区里的小路,很快就能到;而且,老房子附近有一条坡,很长很高,电动车根本上不了坡,我一个人骑,都只能用脚撑地,慢慢挪上去,可摩托上坡容易多了,多载一个人也没问题,所以我回去的时候总还得骑上摩托。

自从城区“限摩规电”之后,城区的加油站渐渐都不能给摩托车加油了。我给摩托车加油,总要跑到许家洞等城郊去。为了一家人出行方便,我买了一辆小汽车,可对我来说,汽车和摩托车都是交通工具。我们普通老百姓嘛,只是想办法让自己方便一点,其他事情真的没想那么多。

电动自行车非法营运者的自白

我叫陈华(化名),今年60岁,来自永兴县马田镇,现住在南岭山庄,来郴州已经有20余年。

刚到郴州之初,我靠在工厂打工为生。因为工厂打工压力大,却很辛苦,工资也不高,我就辞工买了个摩托车,靠跑摩托车载客谋生。跑了7年多之后,郴州开始禁摩,我不得不卖掉摩托车,找了一份保安的工作。

当保安一个月只有一千多元的工资,活动范围也大大受限,干了几个月我就辞职了。辞职后又念着跑车的自由和轻松,我就买了辆电动自行车,干回了老本行。如今,我干这行已有16年了。

干了这么多年,我发现商场、车站、网吧和酒吧附近客人最多——说实话,跑电动自行车出租收入不算太高,跟打工差不多,但是轻松、自由,还能到处跑、到处看。

像我这种没读什么书的人,除了干这个,还能做什么呢?

我叫李祥(化名),今年48岁,之前是在酒店里从事管理工作。酒店管理的工作压力大,得罪人,又要看老板脸色,很不自由,动不动还以各种各样的名义扣我的工资。

现在,我跑电动自行车出租有6年多。

我一般早上6点钟多出门,晚上7点多钟收车。除了过年休息一天,其他时间我都不会休息。

跑电动自行车出租其实也蛮辛苦的,但是我感觉是在给自己打工,自在。

旁观者的讲述

我叫李艺蓉,今年46岁,来自临武县,现租住在苏仙区工行路,是一名餐厅领班。

我住的房子离城区主干道苏仙南路有点远。许多时候我会搭乘电动自行车上下班。说实话,在记者采访我之前,我没有想过我经常坐的电动自行车是非法营运。现在想想其实有点后怕,万一出了车祸,我作为乘客是一点保障都没有的。

我收入不高,不可能经常坐出租车。从我上班的地方到住处,坐非法营运的电动自行车收费6元,坐正规出租车15元左右,我经济上承受不起。

不过,坐这些非法营运的电动自行车确实很不安全,驾车的司机经常搭着我闯红灯、逆行。尤其从工行路到苏仙南路—苏园桥十字路口,电动自行车司机基本上都是在苏仙南路上逆行。我以后会尽量少坐电动自行车。

我叫陈刚(化名),家住苏仙区苏仙北路技师学院小区。

今年6月以来,我家门前的苏仙北路似乎成了摩托车飙车族的赛道。只要不下雨,一到夜里11时左右,苏仙北路上就会响起摩托车的轰鸣声,且不止一辆,感觉他们就是在比赛。

9月的一天夜里,我亲眼看到一群飙车族在小区门口徘徊:他们年纪不大,大概十八九岁,共7个人,分乘三辆黑色小型摩托车——车子不大,但轰鸣声非常大、加速也非常快,让人感觉很危险。我一直担心,如果他们骑这个飞车抢劫怎么办?

(因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为化名)

“治本”还需“多管齐下”

□ 亦航

这些年,根据市委、市政府安排部署,全市上下为“限摩规电”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精力,成效有目共睹。但相关乱象就像“弹簧”,极易反弹。

摩托车、电动自行车“管理难”的实质,其实是城市中低收入人群“出行难”——除了少部分以此牟利的人外,大部分市民并不情愿花几千元购买摩托车、电动自行车出行,更愿意乘坐公共交通工具。而现实是,我们城市里中低收入人群较为集中的廉租房小区、经济适用房小区、城乡接合部,往往是公共交通保障水平较低的区域。

需求决定供给。我们彻底解决摩托车、电动自行车“管理难”,首先要提高公共交通保障水平,重点针对中低收入群体集中区域开设区间交通车,降低市民对摩托车、电动自行车出行的需求。

同时,我们还要有针对性地解决城市中低收入人群“就业难”。摩托车、电动自行车非法营运者普遍是40岁以上身无长技的中老年人。这部分人群即便在摩托车、电动自行车被收缴后,也会因为难以再就业而“重操旧业”。因此,相关单位应针对这部分人群开设专门的技能培训,将他们分流到其他岗位。

相关执法部门也要加强路面执法力度,对于那些无视交通法规违规行驶、非法营运且屡禁不止、屡屡犯禁的,要严肃查处、严厉打击,以儆效尤。

“限摩规电”的确是一项综合性的大工程,非一时之力可以完成。但只要我们沉下心、咬紧牙,通过“微服务”、严执法的多管齐下,摩托车、电动自行车“管理难”就一定可以得到有效解决。


 
主办:郴州日报传媒集团 承办:郴州新闻网
新闻热线:0735-2892485 广告热线:0735-2295893
地址:苏仙北路郴州日报社大门旁(郴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