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5版:
本版新闻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2018年1月12日 星期

七枚梧桐叶 □ 章铜胜


下班,站在梧桐树下等车的时候,风卷起一阵细雨扫在梧桐树的叶子上,发出一片沙沙的声响,如秋日的一段私语,在我的耳边,如鸟鸣嘤嘤,如细语喁喁。风中,有几片叶子在我的眼前飘落下来,带着秋日细雨濡湿的流光,轻轻快快地落在了树下、地上和路旁的绿植上。一眼望去,叶落纷纷。

叶落如蝶。听别人这样说的时候,总觉得诗意盈盈,风中的片片落叶也如蝶之飞舞,呈现着美好的样子,仿佛秋天也在叶落如蝶的美意里,变得更加温暖了。而梧桐的叶落呢,也如蝶吗?当然不像。梧桐的叶子那样大,单看它憨憨傻傻大大咧咧的样子,就少了蝶的轻盈和秀美,飘落的过程,就少了蝶的柔和媚,倒有了舞断秋风快意恩仇的意思了。

我抬头看了看,天空灰白,一树梧桐的叶子,枯的枯,黄的黄,还有一些叶子在渐黄的叶片上仍留着点点如洒的绿意。秋天,梧桐的叶子是不忍细看,也不宜近看的。就像在不经意间,你突然发现了人家脸上的皱纹和鬓间的白发一样,虽非有心,却有了无意间偷窥了别人秘密的尴尬。

想起前几天中午,午睡醒来的时候,推开窗的一瞬间,我一眼看见这些梧桐树时的那种惊艳。彼时,秋阳杲杲,虽隔着一段距离,那一排梧桐满树灿黄若金的叶子,竟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从春到夏,再到初秋,那些梧桐一直绿着,叶子一天天地长大,树荫也一天天地浓密,我并没有太在意它们。等到那天午后开窗的刹那,我才发现,一树梧桐的叶子黄了。

单位的班车还没有来,我不想加入同事们的闲聊,就低头看那些落在地上的叶子。它们湿湿的,颜色深浅各不相同,有的舒展,有的边缘略卷,有的已经枯了一半,而另一半的黄叶间仍藏着一点的绿意,它们躺在地上,是一地落叶的江湖,在我的面前呈现着疲惫、安静和坦然的样子。

我在想它们之前的样子,它们曾经站在梧桐树的不同树枝之上,东南西北,高低上下,那是叶子在树上的时光。这些叶子,它们曾经一起看见过月光,迎过朝阳;一起在风中欢笑,在雨中歌唱;一起在黎明前数过渐渐淡去的星星,在黄昏时看红红的越来越重的夕阳染红了片片的云彩;一起在蝉声高唱时激动颤抖,在害虫靠近时恐惧战栗。

我忍不住弯下腰去捡那些落在地上的叶子,一枚,两枚,三枚……我从地下捡起了七枚梧桐树叶,它们大小不同,颜色各异,可它们此时都安静地躺在我的手掌之上,看着我,就像它们曾经一起站在树上,看着日月星辰一样。

这些梧桐树叶,虽然已经飘落在地,可它们的叶脉依然清晰,尽管有的叶子已经干枯。叶子的干枯是从叶柄开始的,叶柄枯了,叶子就落了。叶子的干枯是渐渐的,从叶柄到叶脉,再到叶脉之间。我手上的叶子中,有几枚叶子的叶柄已经完全干枯,叶柄处的叶色也已枯黄,而叶脉深处仍然是鲜亮的黄色,周围的叶色金黄。有几枚叶子的叶脉黄了,在叶片上织了一张金黄色的网,叶脉边缘的叶色也有了淡淡的黄,在黄色的网间,却仍能看见那些渐渐变浅变淡的绿,像是印在一枚黄叶上的浅浅的绿色记忆。

我看见秋天,在一枚梧桐叶子上的攻城掠地,它是犹豫的,却也决绝的。也或者,它是在和夏天打了一场持久的战争,赢了,于是,在一枚树叶上,记下了自己的胜利。

而我,在这七枚梧桐叶上,看见了漫漫时光中生命的可爱,看见了一场季节之战的惨烈和旷日持久。它们最终会丢盔弃甲,共同走向冬天,走向新的萌生。


上一篇  下一篇
 
主办:郴州日报传媒集团 承办:郴州新闻网
新闻热线:0735-2892485 广告热线:0735-2295893
地址:苏仙北路郴州日报社大门旁(郴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