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7版:
本版新闻列表
 
 
下一篇
2018年1月12日 星期

尹师傅的知青生活

年轻时的尹以青。

□ 陈俊文 文/图

早就听说尹师傅是一位知青。尹师傅是谁?尹师傅叫尹以青,此前在桂东县委组织部做司机,现退休在家过着颐养天年的生活。

我轻轻叩响了尹师傅家的门。门开了,尹师傅招呼着把我迎进了屋子,客气地沏茶、递烟。然后,拿出一张薄纸给我看。

这是一张知青插队落户证明,1968年12月28日桂东县“四个面向办”(知青办)开出的,编号29。介绍县一中毕业生尹以青等2人到东洛公社联合大队茶盘盈生产队插队落户。日期下附名单:尹以青,应届毕业生;姜茂青,社会青年。

一缕缕玲珑茶茶水的雾气袅袅升起,率真、温和的尹师傅打开了话匣子——

从学生到知青

尹师傅是江西省萍乡市下埠乡虎山村人。上世纪50年代,他的父亲、母亲在资兴东江工作。因我国与前苏联友好关系的破裂和苏联专家的撤离,资兴东江建设中的工程半途而废。1961年的一天,少年的他,随父母工作调动从资兴来到了桂东。

1968年,尹师傅中学毕业了。他响应号召“上山下乡”,与知青姜茂青来到了东洛公社茶盘盈生产队插队落户,住在生产队那一栋杉皮盖顶的分配站里。分配站也叫“保管室”,队里保管粮食的地方。两人一人一间房子,煮饭合在一起。

茶盘盈生产队十二三户人家,大约60口人。从高处俯望,一户一户的农家,稀稀散散、高高低低点缀在山脚、山坳、山岗上。农舍大多是盖杉皮的,青瓦的很少。

“我们俩的到来,社员们并不是很理解。在他们的眼里,就好像我们犯了啥事儿一样。”尹师傅说,那时,生产队搞大集体,队里劳力少、田多,队里大方地安排了他10亩耕地,田野中的那些农活——从挖禾兜、犁田到插秧、收割都由他去完成,耕牛、犁铧、锄头等则由生产队提供。

粥饭来之不易

说到农村的农活儿,尹师傅不禁想起了当年犁田、耙田和搭田塍的往事。

“茶盘盈生产队,稻田与山坡依偎在一起。一丘一丘的稻田,狭长、窄小,小的仿佛一张台面一样。对于犁田,刚来的我完全不懂。”尹师傅说,1969年春的一天,他牵了一头牛去犁田。一手握着犁铧,一手拿着竹枝,犁到一丘稻田的拐弯处时,他“嗨”了一声。只见耕牛激动地扬起前脚,仰起脖子,拉起犁铧,朝着那长了青草的山坡大摇大摆地行走。他挥起竹枝抽打了一下,牛竟然疾走。他阻止不了,又生怕损坏了犁铧赔不起,只好尾随着耕牛、紧贴着犁铧趔趄地来到了那山坡上,一身泥水一身汗,尴尬不已。

事后,生产队里的“农把式”告诉他:“别以为耕牛笨,不会说话,但牛心里儿明白人们的吆喝——嗨,快走;嗯,慢走;噢,停下;转角,掉头。你要牛转弯,喝叫‘嗨’,牛难道会转弯么?”

“此后,我学会了犁田的农活儿。”尹师傅绘声绘色地说,耕牛犁田有许多门道。教好了的牛,好使唤;没有教好的,不好使唤。犁田本来与开车风马牛不相及,但细细想来,还是有许多的相似之处。开车有快有慢,犁田也应有快和慢。车陷入泥坑中或道路上遇到了障碍,车必须停下来;犁头切入田泥中太深或田底下有生硬的石头,牛不肯迈步。所以,犁田不但是一件苦事儿,而且是一门技术活儿,它闪烁着劳动人民智慧的光芒。随意地挥舞竹枝抽打耕牛,那是不行的。

“犁铧翻卷了田土,要耙田。耙田也有奥妙。一般人耙田会从高处耙,其实,耙田应从低处着手。从低处儿耙田,水黏住田泥一浪一浪翻滚,耙空了一处,高处那犁翻了的田泥,会跟随那水喧哗着,打着旋涡向低处涌来。”尹师傅说,耙田时,田中的水不宜太多,水多了不好耙;水太少了也不易耙,并且不易耙平。

“搭田塍也是一件苦差事。”尹师傅说,一个黄昏,他在田园搭田塍,一不小心,那盘泥(锄头)的牙齿扎进了他的脚拇指。他不得不坐在田埂上,慢慢地取出那弯弯的盘泥牙齿,脚拇指溢出了殷红的血。之后,他用家中的祖传秘方——采集了一把济柴的嫩叶,放进口中嚼碎,然后吐出,敷在脚的伤口上,又用树叶包好,山中的藤条捆紧,一步一步蹒跚地回了家。

尹师傅说,这一招很灵验,后来一直没发炎,也没有作祸。

还有薄技在身

尹师傅说,在县一中读书时,他是学雷锋活动小组成员。学校经常开展学雷锋活动,他不经意间学会了手工推剪理发技艺。毕业之后,他把理发工具带到了插队的村庄。

那时,联合大队(村)无人会理发手艺。村上的男人头发长了需要理发得去沙田圩,一趟五六十里山路。不是赶圩顺便,专门去理发得耽搁一天出工。更何况村庄上有的小孩、老人去不了。

于是,知青尹师傅操起了理发行当。人们看到他理发有模有样,就一传十地传开了。大家都乐意来他这儿理发。

理发时,村子里的人不给钱,给一个蛋。这样一来,知青尹以青的生活得到了大大改善,蛋天天有吃,还吃不完呢。应验了那句老话“与其家财万贯,不如薄技在身”。

知青成了师傅

1971年,联合大队利用溪涧的水,建了一座简易发电站。发电站的水管道是用山中的枞树(松树)挖空而成,外用铁皮、钢筋、螺丝箍紧。白天,知青尹以青发电给社员们碾米,到了晚上6至10点,他发电给社员照明。流水的歌唱整日整夜陪伴着他。

这年的冬天,桂东县分配给东洛公社一台手扶拖拉机。懂电机的尹以青被公社相中,于是,他成了桂东第一代手扶拖拉机手。

尹师傅说:“驾驶拖拉机没有人教,我是自学的。我将拖拉机的车厢与机头分开,就驾驶着拖拉机机头在公社的一块空坪慢慢儿学,三四天就学会了。”

那时,尹师傅驾驶拖拉机运输生产队里的粮谷、公社修公路的水泥、石灰……后来,公社有了中型拖拉机,也是让他开。他担任了公社农技站长,三次被桂东县农机局聘为拖拉机手培训班老师。

1975年12月,桂东县轻工业局下辖的瓷厂招工,尹以青返城,惜别了下放插队落户的生产队。


下一篇
 
主办:郴州日报传媒集团 承办:郴州新闻网
新闻热线:0735-2892485 广告热线:0735-2295893
地址:苏仙北路郴州日报社大门旁(郴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