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5版:
本版新闻列表
 
 
下一篇
2018年2月23日 星期

小楼依旧笑春风


□ 张富遐

那座独立的红砖黛顶的小楼,坐落在小东江湖畔一幽静之外,被几棵古朴高大、两人也难以环抱的樟树护佑着。这个有着木地板的两层红砖小楼曾记下了我们的青葱岁月和属于自己的芳华,曾是爱的发源地和梦想的起点。

某个夏天,来自贵州水电八局技校四川班的40名实习生就住在这里,正是十七八岁的花季年龄,在这个任山河换颜也不知愁滋味的年纪,见证了东江水电站的首台机组发电。

那时,天好蓝,楼前的东江水很蓝,连梦想也是蓝的。在那个青春无敌的年龄,我们像暂居在大观园里的饮食男女,抬头望云卷云舒,低头看湖水长流,还不时吟诵风花雪月的诗句。但我们离现实很近,每天穿着工装随师父师兄师姐们乘坐小楼后边的小火车到东江大坝上班,火车启动几分钟就要过“龙头沟”隧道,大约30分钟左右,再过一个“镰刀湾”隧道,就到了大坝,这两个隧道之间的路似乎很短,师父们却走了几十年,似乎又很长,我们始终走不出去。在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岁,我们还不懂得爱恨情仇、生离死别。但后来,在一次大坝放水时冲走了一位师兄,之后有些师父也相继离去,我们才知道,无论或短或长的路都经不起岁月的碾压。而年轻的东江湖畔也成了爱情的沃土,我们班的几个女生与师兄相恋了,而距离模糊了双方的视线,一年半的实习结束回川时,执手相看泪眼的情景历历在目。

分别四年后,我成了班里惟一一个又回到东江的守望者。我与曾经居住的小楼隔河相望,时常和先生一道去走走看看。期间也有一段荒芜的时日,八局的师父师兄师姐们都相继到了外地电站,人去楼空,仅能看到老人和孩子的身影,甚是凄凉。而曾经欢腾的小楼内却成了摆放竹杆的地方,那一声声 “刺啦、刺啦”的拉锯声,撕扯着我的心,甚是失落。那曾经的欢笑声真的一去不复返了,小楼如何沦落到如此境地?而楼前的湖水依旧静静流淌着,从不言说,却又胜过千言万语。楼口的枣树明明看到了一切,却也不管不顾默默地生长着,任花开花落枣青枣红。

而我上班的小东江坝顶,与小楼也很近,我曾在100吨门机的天车驾驶室里与小楼遥遥相对,时常在工作之余望着小楼发呆,那些连蹦带跳的身影真的走远了吗?那份荒凉让我不忍前行,却又忍不住一次次前往,走过那个曾经繁华的小东江渡口,那些商铺、茶馆、人来人往的情景仿佛一点点浮现,时光流转,谁又能预知下一刻会有什么奇迹出现?

如果你有足够的耐心,就一定能等到春暖花开。果然,仅几年的功夫,小东江就从深闺中走了出来,有了“梦里水乡”“雾漫小东江”“中华第一雾”的美誉,也成了名副其实的5A景区。尤其是夏日,游人如织,都想一睹东江湖的芳姿。小东江临水栈道晨能赏雾、午能亲水、晚能看霞。大东江那座双曲薄壳拱坝,也成了游人眼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而我们曾经乘坐的小火车轨道已不复存在,打造成长达9公里的绿化带,供游人骑行或漫步,沿途的樱花、银杏、常绿藤蔓和旁若无人、翩然翻飞的蝴蝶,都成了路上常看常新的风景。

尤其是那座小楼,不知何时已焕然一新,红砖更加洁净醒目了,阳光下闪烁着喜庆的光芒,楼口的“小东江客栈”异常招摇,楼前排列着齐整的双人、三人和四人单车,花花绿绿,仿佛又恢复了过去的热闹。当同学们问起东江的近况时,我会一次次走过去,把小楼的近照拍下来发给大家,时常赢得一片赞叹声。而当我的朋友告知,他们曾在晚上12点钟突发奇想,驱车40分钟到小东江,敲开客栈门,取走自行车,在绿道上飞奔时,我就忍不住偷着乐。我的小楼终于复苏了,小东江也由寂静落寞,成为天下游人关注的盛景。尽管来来往往的脚步早已湮没了往日印记,但那份真情、那份相守,一直未变,像十九大报告强调的那样:守住青山绿水就守住了金山银山。正如我在诗中写到的那样:守住这片湖,就守住了心中永恒的歌声。


下一篇
 
主办:郴州日报传媒集团 承办:郴州新闻网
新闻热线:0735-2892485 广告热线:0735-2295893
地址:苏仙北路郴州日报社大门旁(郴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