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7版:
本版新闻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2018年2月23日 星期

一碗蛋酒待年客


□ 刘卫

我们老家把甜酒冲蛋称为“蛋酒”,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老家所在的小县城就流行用一碗热气腾腾、香气四溢的蛋酒款待前来拜年的客人。

当时,我家经济条件尚可,父亲在单位当一把手,母亲管县一中图书室,我们三姐弟生活无忧。尽管如此,为过好春节,父母还是投入了巨大的财力和精力,不但让我们吃好玩好,还要盛情款待前来拜年的客人。

除夕前几天,母亲开始忙碌起来,她一趟趟地采购过年的食材,同时通过熟人买回红糖,拜托在县郊的亲戚送来一大坛自酿的米酒,还买回一大筐土鸡蛋。与此同时,母亲还发动我们姐弟帮忙把腊肉切成薄片、搓糯米珍珠球,以备不时之需。

除夕当晚,我们一家人吃完期盼已久的年夜饭,就开始守岁。那时没有春节联欢晚会,父亲就跟我们聊天,他既聊天下事,也唠家常,并鼓励我们来年学习更上一层楼,争取上个好大学,实现人生的理想。聊得晚了,我们小哥俩就钻进被窝里睡个好觉,母亲也让姐姐小眯一会儿,快天亮时,母亲才叫她起床帮忙。

大年初一清晨,不少大人行色匆匆,马不停蹄地去往各家拜年。母亲和姐姐生了好几只炉子,一溜儿在院子里排开,有的烧水,有的煮米酒,顿时香气扑鼻,院子里透出一派温暖和喜庆。伴随着一阵短促的鞭炮声,第一批拜年的客人来到我家。

“新年好!全家安康,幸福吉祥!”这是父亲单位的同事前来拜年。母亲欣喜地应道:“同好,同好!”说完,母亲就和姐姐忙活开了。由于事先准备充足,不出几分钟,她俩就给每位客人端上来一碗点缀着糯米珍珠球的蛋酒。父亲与同事们彼此说了些吉祥话,一起坐在暖融融的火盆边,促膝谈心。在这期间,母亲又专门下了加了腊肉片和炸鸡蛋的新春面,大家意犹未尽地吃完,拱手道别。

从大年初一到初三,我家的客人就没断过,有父亲的同事和朋友,有亲戚,有母亲学校的同事,还有我们的同学,可谓是川流不息,一拨接一拨。母亲和姐姐根本歇不下来,打鸡蛋、下米酒、煮糍粑、弄腊肉面,忙得不亦乐乎。

一碗碗香甜的蛋酒,寄寓着我家好客的心意,既分享着过年的喜悦,也传递出浓浓的人情味。过年期间,父亲也用自行车载着母亲穿街过巷,进行回拜,在别人家,款待他们的,大多也是充满浓情厚意的蛋酒。

多少年过去了,人们的生活发生了巨变,物质更加丰富。但老家人用一碗蛋酒款待登门拜年的客人的风俗没有变,一碗味美的蛋酒,让新年的祝愿更显真诚。


上一篇  下一篇
 
主办:郴州日报传媒集团 承办:郴州新闻网
新闻热线:0735-2892485 广告热线:0735-2295893
地址:苏仙北路郴州日报社大门旁(郴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