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2版:
本版新闻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2019年4月7日 星期

清明时节怀忆方成


□ 雷克昌

去年8月22日,漫画大师方成在北京友谊医院逝世。噩耗传来,我很震惊,也感到很意外。方老走了,让我感到无限的悲痛和惋惜。

时间流逝,转眼又到己亥清明时节,不禁令我缅怀起这位画尽人间百态的漫画大家。

我对漫画艺术情有独钟,从我记事的童年时代起,就开始接触到方先生的漫画。那时候,新中国刚成立,我在父亲订阅的《人民日报》上经常见到米谷、华君武以及方成先生与钟灵合作的时事漫画,这些漫画令我爱不释手,每每剪下珍藏,只可惜这些藏品早已在文革中丧失殆尽。上世纪90年代初,受方先生的启发,我也跃跃欲试,一时兴浓,居然也涂涂抹抹,舞弄起漫画来了,一时间竟也有了百十来幅,还在嘉禾县城举办了一次个人漫画展。

办画展通常要请名人题词,以提高展览的档次。一日,我忽发奇想,能否请华君武或方成先生写点什么作个纪念?后来获悉华老正患眼疾,刚动过手术,不能写字。于是铺纸提笔,向方成先生写信求字。事后,我又后悔莫及,觉得不该冒昧打扰他老人家,他会给我回信吗?

方成先生确实是个大忙人,熟悉他的人士称,向他约稿的出版社,少说也有上百家。他这人好说话,编辑一旦作出哀兵求救的模样,方老就心软了。他担任评委的赛事数也数不清,相声、动画、漫画,这个节那个赛,方老不断跑民航,飞来飞去。他经常忙得没工夫拆邮件,每次出差归来,邮件往往装有半麻袋。这半麻袋邮件,他能逐一过目吗?如果是选拆,我那一封不起眼的小邮件能侥幸选中吗?

岂料,一个多月后,竟然收到了方先生的题词:

“漫画是和群众最亲近的艺术,群众越喜爱,画家越高兴,画得越起劲!祝雷克昌漫画展成功!

方成九六年五月。”

字迹工整遒劲,章法大气,题款处钤一方大红名章,还随墨宝附来一简短便函:

“克昌同志:遵嘱题词,今寄上。我书法不佳,惭愧。敬礼!

方成九六年五月十三日。”

得到方先生的题词,我喜出望外,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1999年,他的新著《方成谈漫画艺术》由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后,他立马于7月10日邮寄一册新书相赠,还在书的扉页签名留念,并写上“克昌同志正”的谦词。没想到,时隔多年,方先生依然没有忘却我这个名不见经传的业余漫画作者。方老扶掖后辈的赤诚让我惶恐,感动与敬佩,至今难以忘怀。

方老一百岁了,还身体硬朗,童心不泯,创作热情不减当年。他是天生的乐天派,客人来了,说句“没空生病”之类的笑话,偶尔唱上一曲:“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这样一位充满快乐、睿智与幽默的“老顽童”,怎么说走就走了呢?这让熟悉他的人很难接受。

方老与华君武、丁聪并称为中国“漫画界三老”。丁聪2009年逝世,华君武2010年逝世,方老是三位大家中最后一位去世的,也是中国漫画界目前最高龄的一位漫画大家。

呜呼! 天公有眼又无眼,缘何夺我方成翁。


上一篇  下一篇
 
主办:郴州日报传媒集团 承办:郴州新闻网
新闻热线:0735-2892485 广告热线:0735-2295893
地址:苏仙北路郴州日报社大门旁(郴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