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3版:
本版新闻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2019年4月7日 星期

春光不老


□ 叶钢林

雨,春雨,烟雨江南。湿漉漉的青石小巷,老宅墙根上绿莹莹的青苔,姑娘油纸伞上漾起的那一抹红,整整一个春天,都是戴望舒的《雨巷》。檐下滴滴嗒嗒的滴水声,山谷里的落花声,门前小溪桃花汛的叮咚声,女人高跟鞋的得得声,还有猫叫春的凄厉声,惊起一场魏晋旧梦。书斋里,一灯如豆,手不释卷的离别故事在蔓延,一如这久久不忍离去的春雨,缠绵悱恻。竹帘外,“雾失楼台,月迷津渡”,依稀看着春寒中伫立的秦少游。唯有灯下这一壶老茶,芽叶舒展,波光粼粼,泛起一片春色。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友人书痴,迢迢千里而来,只为解缙“桂阳山水之秀,为湖南伟观”一句话。次日清晨,冒雨赶至九龙江,择岩鹰峰一路山径下山以为一游。绝顶之上,唯见云起波涌,天地一片苍茫。人行山中,宛如舟行海上。“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可惜千奇百态峰峦,不露峥嵘,游龙凤翥溪漳,独自流去。林中风急雨骤,山涛阵阵;泉涌浪奔,水声轰鸣。雨中听山,别有一番滋味。触手可及处,参天大树,亭亭如盖;奇藤异草,千姿百态;脚下芳草萋萋,如履厚毯。虽然春寒料峭,却已发新芽,开新花,芬芳四溢。人在秘境,顿觉心旷神怡,不知今夕何夕。

传说中,岩鹰峰上有株小树,既得白茶仙子兰兰日夜倾情浇润,遂成神茶。神农识之,叶片上隐约留下茶祖神农影像。山风徐来,一片茶叶飘落,一江清水顿成琥珀白茶。友人掬饮山泉,只道果然甘冽绵柔,齿颊生香。好山好水,云蒸霞蔚,自然长得好茶树。只是我等肉眼凡胎,寻寻觅觅,却不见神茶踪影。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山上山下两重天,行至山谷,云收雨霁。浩荡苍穹,一碧如洗,满坑满谷的茶园尽收眼底。绿油油一层新芽,沾满着晶莹的露珠,久违的阳光洒过来,闪闪烁烁。一众瑶家阿妹,水灵灵有如出水芙蓉,穿着篮底碎花衣裳,笑魇如花。一边纤指翻飞采摘新茶,一边唱着清新明快的采茶歌:茶叶新芽绿莹莹,茶山里头哟好调情,茶树千年不落叶,同哥相交哟,生生世世都是郎的人,喔喂。

离开茶山,已是黄昏薄暮。放眼望去,沃野平畴,豁然开朗,农舍村落,星罗棋布。耕作的农人,还有暮归的老牛怡然往来,袅袅炊烟随风飘散。蓦然想着冬烘先生一联:“坐,请坐,请上坐;茶,敬茶,敬好茶。”滚滚红尘的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山中留连一日,仿佛尘世千年,其中只隔着一个梦。“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可以怡然自乐,“陶令不知何处去,桃花源里可耕田?”

“春潮带雨晚来急。”骤雨不期而来,打破一个仓促潦草的梦境。追随采茶阿妹的脚步,渡江而过。走进这山环水绕的白茶庄园,只见白茶仙子伫立雨中,凝眸远眺,守护着这片欣欣向荣的茶山。千百年的风霜,无损兰兰姑娘水灵俊美的面庞。庄园小桥流水,曲径通幽。粉墙黛瓦的园林建筑,仿佛从岁月的褶皱里长出来,古朴典雅。有伎在门厅抚筝弹奏,恰似水流潺潺,珠落玉盘。此商懦雅,雅室遍挂大家字画。四方宾客,萍水相逢,或凭栏看雨,或箕踞自适,只为这一株不一样的人间草木,啜饮这峰回路转处的一抹春色。恍惚中,樊素、小蛮正在舀水煮茶,一股滚水泻入壶中,但见高山流水,溅起一潭浪花。条索在翻腾,鼓胀,舒展,发芽,开叶。俄顷风定浪平,所有激流中的辗转沉浮,歧路上的迷茫彷徨,狂风中的不屈和不甘,骤雨里的撕裂和挣扎,都在这一壶柔波里颠覆和重构,蜕变和新生。

春光不老。


上一篇  下一篇
 
主办:郴州日报传媒集团 承办:郴州新闻网
新闻热线:0735-2892485 广告热线:0735-2295893
地址:苏仙北路郴州日报社大门旁(郴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