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2版:
本版新闻列表
 
 
上一篇
2019年5月5日 星期

趣谈教子诗


□ 孟祥海

我国自古就是一个注重诗教的国家,从《诗经》中的《小宛》开始,历代诗人都有写给孩子的诗,读来令人感慨颇深。

陶渊明写过一首《责子诗》,感叹自己“白发被两鬓”了,孩子们却只知淘气,不知用功读书;他深感无奈又蕴含着深深的“自责”意味。虽然儿子在读书上长进不大,但在做人上他却要求很严。当陶渊明做了彭泽令后,遣一仆与其子,并作书诫其子曰:“此亦人子也,可善遇之。”此语一出,温暖了千百年……

苏轼48岁时写下《洗儿诗》:“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语言浅白易懂,情感跌宕起伏;语气戏谑,基调相反;表面为孩儿写诗,实际上则讽刺权贵,又“似诉平生不得志”,是他看透了人生无常,宦海风云后的感慨!

辛弃疾56岁,身染疾病,决定向朝廷“乞骸骨”。他的一个儿子则劝他趁着还在位,抓紧置办一些上好田产,将来颐养天年。辛弃疾闻言大怒,写了一首著名的骂儿词——《最高楼》:“吾衰矣,须富贵何时?富贵是危机。暂忘设醴抽身去,未曾得米弃官归。千年田换八百主,一人口插几张匙?便休休,更说甚,是和非。”他质问儿子:一张嘴吃饭,需要几个勺子?他还警告儿子,不义之财带来的富贵,注定是危机四伏。一代爱国词人的铮铮铁骨,浩然正气,跃然纸上!

陆游一生写下教子诗三四十首,其中最为人所知的《示儿》,是在85岁临终前写下的。这首诗既是诗人的遗嘱,也是诗人发出的最后怒号,表达了诗人的无奈以及对收复失地的期盼,千百年来,激励着无数爱国志士。

陶渊明“责子”即责己,让人读出了为父的苦心与无奈;苏轼“洗儿”乃“洗己”,感叹人生无常,官场难为的无奈;辛弃疾“骂儿”,义正辞严,一身正气;陆游“示儿”掷地有声,令人为之慨叹!


上一篇
 
主办:郴州日报传媒集团 承办:郴州新闻网
新闻热线:0735-2892485 广告热线:0735-2295893
地址:苏仙北路郴州日报社大门旁(郴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