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4版:
本版新闻列表
 
 
下一篇
2019年5月6日 星期

刘圣平:妻子疾病来临 他选择坚守


□ 通讯员 周松万

20多年日日夜夜照顾瘫痪在床的患病妻子,临武县舜峰镇韩山社区居民刘圣平的事迹让邻里乡亲为之感动。

4月15日,笔者走进刘圣平的家里。这是一间廉租房,仅58平方米,屋里家具陈设简陋,仅有妻子林国月睡的床看上去稍微值钱些,“我妻子的这张睡床,可以调高放低,伸张自如,花了几千元,但只要她睡得舒服也就值了。”刘圣平说。

刘圣平早早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调好床位,扶起妻子让她就着枕头靠住床头,为她洗漱、按摩……

今年47岁的刘圣平师范毕业后成为一名教师,其妻林国月是县五交化公司一名职工。1996年春,两人经人介绍相识相爱并结婚,次年生下儿子。夫妻俩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生活也算幸福美满。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1998年,林国月身体突现异常症状,说话结巴、走路不稳、手发抖,在休息时手脚也会间歇性抖动,吃饭的时候连筷子都拿不稳,后被医院确诊为帕金森综合征。

妻子的病一天比一天严重,生活无法自理。她走路时起步也相当吃力,一旦开步就身体前倾,控制不住脚步。刘圣平一有时间就搀扶着妻子慢慢走,做些康复训练。

“我相信老婆的病总会有出现奇迹的一天,一定会好起来的!”2003年的一天,刘圣平听说有一种外科手术,对妻子的病可能有效。不过手术费用昂贵,一般家庭承受不了。他咬咬牙,还是签字筹钱给妻子做了手术。结果事与愿违,手术做了后,病症不仅没有改善,反而留下了后遗症,白白花去几万元钱。

屋漏偏逢连夜雨。2004年,林国月所在的五交化公司改制,她成了一名下岗工人,原先的固定工资没有了,仅靠刘圣平一点微薄的工资,来维持这个家的日常开支和妻子每个月必需的2000多元药费。为了缓解经济压力,他利用双休和寒暑假打零工,什么脏活累活都去干,每天忙得昏头转向。

林国月实在看不过去,心里老想着:我都成废人了,连累这个家,苦了老公,还不如死了算了。她几次自杀,幸好被发现及时,得以阻止。“这个家不能散啊!你死了,我怎么办?儿子怎么办?你要给我挺住,我要你好好活着!”刘圣平抱住妻子,失声痛哭。

1999年至2014年,这15年时间里,刘圣平一有时间就背着妻子到处寻医问药,郴州、长沙、上海、北京等10多个大中小城市的各大医院他们都去了,花掉手术费、住院费、医药费等各种费用达40多万元,背负了很多外债,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林国月的病一直没有出现奇迹。从2015年起,林国月的病情急转直下,日常生活起居,她完全不能自理,瘫痪在床,也说不了话,吃靠流食,大小便在床上解决。刘圣平照顾她就像照顾一两岁小孩一样,非常细心、耐心。

儿子刘飞鸿今年22岁,每当说起父亲照顾母亲的事就止不住抹眼泪:“妈妈吃的是很稀的流食,肠胃又不好,最容易拉肚子了,有时候一天要拉八九次。那个气息啊,熏得我都不敢靠近,但是爸爸总帮她洗得干干净净,家里从来没有异味……”

2017年底至2018年初,林国月因为感冒,引起帕金森综合征发作,肺部感染、脑梗塞、低血压、低血糖……住进了县人民医院ICU重症监护室。整整40天的时间,刘圣平守在医院,默默为妻子祈祷。兴许是妻子听到了丈夫内心的呼喊——终于醒过来了!

此时,旭日东升,太阳露出笑脸。刘圣平拉开窗帘,把窗户打开,阳光照进来。刘圣平将妻子小心翼翼挪向阳台。她坐在摇椅上,阳光暖暖地照在她身上。“儿子,马上就要去考公务员了,老婆,你的身体一定要好好的、棒棒哒,为他加油喝彩,好不好?”林国月轻轻点点头。


下一篇
 
主办:郴州日报传媒集团 承办:郴州新闻网
新闻热线:0735-2892485 广告热线:0735-2295893
地址:苏仙北路郴州日报社大门旁(郴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