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2版:
本版新闻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2019年5月7日 星期
“卖薪佬”变“卖茶商” “穷山村”变“美乡村”
一个好支书带富一个村


□ 本报记者 何一航

曾经的汝城县泉水镇旱塘村,是个典型的深山贫困村。

村里旱地多、水田少,海拔高、气温低,种粮种菜收成惨淡,同时又交通不便、信息闭塞。村民多年来靠上山砍柴、拾柴为生,被村外人称为“卖薪佬”。

尽管生活艰难,旱塘人却流行一个雅致爱好——喝茶。根据汝城县志的记载,旱塘硒山茶已有近400年的历史。

打小看父辈种茶、喝茶,旱塘村原党支部书记何培生一直有着浓浓的茶叶情结。1999年担任村党支部书记后,何培生计划着要利用好村里适宜种茶的高山气候、冰凉山泉和大片旱地,想法子把村里的传统产业发展成富民产业。随后,他自费跑到广东红山、浙江杭州等茶叶产地,学习技术、引进茶种,动员村里人种茶。

谁知,何培生满腔热情换来的却是一泼冷水——“茶这种东西,人不能当饭吃,猪不能当潲吃,大片大片种茶,卖到哪里去?”以种茶为生,村民们心里没底。“我先搞!希望你们跟着来!”何培生抱着破釜沉舟的决心,带头在村里成规模种茶。何策古等村里的党员干部、致富能人向他伸出手:“我们相信你,跟着你干!”

此后的岁月里,何培生一群人风里来雨里去地种茶、卖茶。2009年,旱塘茶叶专业合作社成立,何培生担任理事长,发动了更多村民加入茶农行列,形成了“合作社+农户”的种植模式,村里茶产业发展愈发红火。

2013年,村里茶叶种植面积已达上千亩,但仍有部分村民不愿参与种茶,生活不见起色。通过走访谈心,何培生了解到这些村民担心此时种茶“行动太晚”,可能卖不掉。

就在那一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精准扶贫理念。各级党委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工作重要论述为指引,逐一精准破解贫困村发展瓶颈——政策的“春风”吹进旱塘村,在上级党委的支持帮助下,旱塘茶叶专业合作社多方筹资220万元新建茶叶加工厂房1100平方米,投入130万元购置清洁自动生产线设备,茶农到厂里卖茶,现金结算、当场兑现,实现了全村所有茶叶统一加工、统一包装、统一销售。“我们只管种,种出来就送到村里的茶厂去。”50岁的茶农何爱珠家如今种了5亩茶,每年收入近10万元,“绿茶叶拖起去,红票子拿起回,干起好有味!”

85岁的“五保户”胡发亮享受着国家兜底保障扶贫政策,生活无忧,却依然坚持每天打理自己的0.4亩茶树。“自己种、自己喝,还能卖点钱,我要一直做下去。”胡发亮说。

现在的旱塘村,290户农户全部参与种茶,全村所有耕地、闲置土地全都种上了茶树,村里茶叶种植面积超过4000亩,年产值1500万元,仅茶叶一项就实现人均纯收入5000多元,彻底甩掉了“穷帽子”;旱塘村茶叶专业合作社先后被评为市级、省级、国家级农民专业合作示范社。连绵的茶园还提升了村子的“颜值”,让旱塘村2018年获评“郴州市美丽乡村”。

2017年,1967年出生的何培生激流勇退,村里种茶大户、“70后”邓永红“接棒”担任村党支部书记。但村里人无论在哪里遇见何培生,总会客气地招呼一声:“何书记,去哪里?有空来家里吃饭!”

村里人发自内心的钦佩,让何培生更感觉肩上的担子沉甸甸。眼下,瞅着村里的千亩茶园,何培生和邓永红又商量着有了新打算。“茶叶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我们要早做打算,‘几条腿’走路!”何培生说,“我们今年引进了6000株桃树,准备发展乡村旅游,让大家来村里看桃花、摘茶叶、品茶叶!”


上一篇  下一篇
 
主办:郴州日报传媒集团 承办:郴州新闻网
新闻热线:0735-2892485 广告热线:0735-2295893
地址:苏仙北路郴州日报社大门旁(郴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