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5版:
本版新闻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2019年5月7日 星期

敢叫戈壁披绿装

航拍的被绿树环绕的托克逊县城一角
“红河谷湘疆友谊林记”石碑

□ 本报记者 周巍 文/图

开栏语

根据中央和省委、市委对援疆工作的有关部署要求,本报于4月初派出记者来到新疆吐鲁番市托克逊县进行为期半年的柔性援疆工作。为更好地推介郴州产业援疆、项目援疆、医疗卫生援疆、教育援疆、旅游文化援疆等各项援疆工作,本报今日起特开设“援疆记者行”栏目,敬请读者关注。

在新疆,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种活一棵树,比养大一个娃还要难。”

4月初,记者与郴州4名柔性援疆干部从多雨湿润的郴州抵达新疆吐鲁番市。汽车驶入托克逊县境内,触目所及皆是戈壁荒滩,荒凉的黄色成了主打色。

摇下车窗,滚滚热浪扑面而来。在最美的四月春色中,托克逊县气温达30摄氏度以上,已提前进入了夏季。

高温、干燥、风沙……这是郴州援疆工作人员对托克逊县的第一印象。抵达当晚,记者半夜被渴醒,爬起来喝了两次凉开水,仍然觉得喉咙干得难受。

“这是湖南人刚到托克逊县的正常反应。”已援疆两年多的几位干部告诉记者,“不适应托克逊县干燥气候的援疆干部,有的会出现流鼻血的症状,有的会出现皮肤瘙痒的症状,忍不住用手抓,就会在胳膊和腿上留下一道道血印,不知情的还以为是和谁打了一架。”

托克逊县属典型大陆性暖温带荒漠气候,光热资源丰富,无霜期达219天,年降水量只有5.7毫米,蒸发量3717毫米。人尚且很难适应这干燥的气候环境,面对茫茫的戈壁和肆虐的沙尘,郴州援疆队要在祖国的西北边陲植树造林,将会面对怎样的困难?

2017年3月,郴州援疆工作队选择在克尔碱镇的红河谷生态公园等地,建设“湘吐民族团结友谊林”。

从雨水充沛的湖南来到干旱少雨的托克逊,要在风大、土壤条件差的戈壁滩上植树,先得把盐碱化的土挖出来换上新泥土,再打好井,铺好滴灌,每颗树苗都要对着滴灌喷头进行入苗,埋进30厘米左右的深坑才有可能成活。

每年冬春季,援疆工作队队员们一次次和风沙“对着干”,在托克逊的沙地上,种下一棵棵桑树、杏树、胡杨树。

5月初,记者来到红河谷生态公园里看到,每一排树,都被一根塑料水管连接着,用滴灌形式为每棵树提供水分;地面形成了一滩滩小小的湿地,绵延铺展,正与风沙展开“失地收复战”。

一点点绿色汇聚成一片片绿色。在茫茫戈壁滩上,这一片片绿色从烈日手中“夺”下一片难得的阴凉。

“红河谷湘疆友谊林记”的石碑在红河谷公园巍然挺立,碑记上刻着文字:“昔日此处,戈壁千里,沙砾遍地,寸草难生,黄沙漫天,人畜难行。今立戈壁之巅,极目远眺,公园披红拥绿,河谷清水潺潺,直似人间画卷……”,那巨石的厚重、稳固,不由得让人对援疆生出敬意。

聆听着援疆友谊林的诞生故事,记者瞭望那片绿意葱然的援疆林,愈加感到:这片绿色家园,每一棵树都凝结着一份情,更凝结着郴州援疆人对托克逊的深情厚爱。

记者手记

在吐鲁番市高昌区恰特喀勒乡,有个叫公相村的村庄,因为风沙的步步紧逼,已经被迫搬迁了三次。从2017年开始,在湖南援疆前方指挥部的部署下,郴州援疆工作队与湖南省全体援疆干部一道在公相村种植抗击风沙的“湖南援疆林”,准备用3年时间种植1000亩林地。目前,种植的上千亩梭梭林达到了75%以上的高成活率。比起那些闻名遐迩的园林,新疆的援疆生态林显然名不见经传。但湖南援疆队栽下的是援疆林,更是援疆精神。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三湘儿女们用自己的双手,把援疆林建成了抗沙林和民族团结林。


上一篇  下一篇
 
主办:郴州日报传媒集团 承办:郴州新闻网
新闻热线:0735-2892485 广告热线:0735-2295893
地址:苏仙北路郴州日报社大门旁(郴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