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2版:
本版新闻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2019年5月12日 星期

读书是一个 被掏空的过程


□ 李星涛

不惑之年过后,读书就变成了一个被不断掏空的过程。

以前,生活和社会阅历浅薄,除了靠亲历得来知识和经验以外,剩下的只能凭借阅读书本来填补。随着生活和社会阅历的加深,阅读就会逆向进行。那些文字的蚂蚁蠕蠕爬过来,就会开始一点点搬运你内心的积累。有时,蚂蚁们搬运的只是一部分,有时却会将所有的储存尽数搬走,让你有被掏空的感觉。随着阅读目光的犀利,你还会发现,蚂蚁们除了搬运走储存的生活之外,还开始搬运生活深层的思想。这一次的掏空,不再是量的减少,而是质的拷问。因为,一旦蚂蚁们搬运不到想要的思想,他们就会不停用触须叩打你的心壁,一遍遍索要,让你感到浅薄,意识到窘迫,感到了疼痛的恐慌。这应该是另一种积累的启发和原动力,也是你不得不重新积累生活,冶炼思想的开始。

被掏空的过程就是把书读厚的过程。把书读厚,指的是对书内涵的理解深度在日益增厚,并把感悟逐渐变成对生活和历史的认识,从而让思想的触角伸长伸远。

手边的《聊斋志异》版本字体较小,只有389页,二十多年来,我常把书中的人和事,拿来参照身边的人和事,这让我经常悚然不停。《聊斋志异》中,蒲松龄对贪官污吏、恶霸豪绅的刻画最为成功。这些丑恶的嘴脸,由于叠加历史和现实的双重意象,让我在阅读过程中不由联想到了当今生活中的一些腐败的官员;《席方平》让我想到了那些无罪坐牢多年,最后又宣布无罪释放的百姓……聊斋中,我最喜欢《瑞云》中的余杭贺生。初,瑞云色艺无双,富商贵介,接踵于门。而当瑞云“额上有指印黑如墨,濯之益真;过数日墨痕益阔;年余连额彻准矣,见者辄笑,而车马之迹以绝……蓬首厨下,丑状类鬼”之时,贺生却货田倾装,买之以归。并对瑞云曰:“人生所重者知己:卿盛时犹能知我,我岂以衰故忘卿哉!”贺生的爱情宣言振聋发聩。

读了这么多年书,我渐渐明白,被书掏空,其实也是被书重新储满。这种储满是对现实生活的超越,是对思想和认识的超越。书也只有读到这个分上,那个活在文字中间的人才会主动站出来,把你作为知己,与你交心谈话,触碰到最原始的隐痛和悲愤。从这点出发,一些著名的作家在文字中是永生的。


上一篇  下一篇
 
主办:郴州日报传媒集团 承办:郴州新闻网
新闻热线:0735-2892485 广告热线:0735-2295893
地址:苏仙北路郴州日报社大门旁(郴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