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2版:
本版新闻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2019年5月12日 星期

光阴里的书香


□ 杨丽丽

对于书的热爱应该追溯到七八岁的时候,那时候刚刚上了小学,识了字,于是对于那些纸上的文字有了兴趣。

最先阅读的其实不是书,而是母亲糊在墙上的报纸,我爱读书的启蒙就是在自家的土墙上完成的。小时候的农村有用旧报纸糊墙的习惯,母亲总会细心地收集一些过期的报纸用于糊墙。

母亲用报纸糊墙都是不规则的,有的横着糊,有的竖着糊,有的还会一张压着一张,看报纸时我总是在调整姿势,不是趴着,就是站着,有时候还要歪着头,有时候还要跪着,这样看下来就会累得脖子酸疼。即使这样也没有阻挡我对于文字的热爱,我先是看那些报纸副刊上的小笑话,一个字一个字地去读,不认识的就会问母亲或者父亲,慢慢的识的字越来越多,就读起了千字的散文,那些或优美或感伤的文字就这样一步步走进了我的内心。

家里有一个黄漆的大木箱子,里面锁着一些诸如《故事会》《三国演义》《红楼梦》《渔岛风云》《铁道游击队》《小兵张嘎》一类的小人书,钥匙就在父亲的书桌抽屉里。刚开始父亲怕耽误我们的学习,大箱子总是锁起来。我压抑不住想读书的欲望,就趁父母不在家的间隙把书偷出来看,等算着时间父母快回来就再把箱子锁起来。一次两次三次,还是被父亲抓了一个现行,父亲看我学习并没有耽误,而且在作文方面还有天赋,就不再阻止我去读课外书。于是那些尘封的小人书就成了我课余饭后的好伙伴,陪我度过了那些童年时光,给我增添了无穷的乐趣。

后来,父亲看我如此痴迷文字阅读,便给我订了《少年文艺》《东方少年》这些适合学生阅读的杂志,我激动得像饥渴的旅人在沙漠里发现了水和食物一般,欣喜若狂。于是每月盼着新书的到来,每当拿着散发着墨香的书籍,我总是忘记了吃饭睡觉,一字一句非要把书读完读透。

再后来我不再满足于《少年文艺》和《东方少年》里的小故事、小文章,开始翻阅父亲的书架,那厚厚的大部头的散文集、诗歌集、小说集吸引了我的目光。从朱自清到鲁迅,从老舍到冰心,我开始如饥似渴地阅读那些厚重的文字。通过阅读,我磨练了自己的意志,浮躁的心渐渐归于平静,通过阅读,我学会了快乐,学会了从容面对生活的压力。

如今我已经走上工作岗位,可是对于书的热爱还是一如既往的热烈,我喜欢读书,喜欢在不同的书籍里寻得那些心灵上的慰藉。书是鲜花,芳香扑鼻;书是蝴蝶,展翅高飞;书是清茶,提神醒脑;书还是夏天里的小溪流,凉爽宜人。

一路走来,书香盈盈,回首旧时岁月,那弥漫的书香开阔了我的视野,融化了我心灵的冻土,让我的思想如脱缰的野马在激昂中奔腾,在疆域辽阔中春暖花开。


上一篇  下一篇
 
主办:郴州日报传媒集团 承办:郴州新闻网
新闻热线:0735-2892485 广告热线:0735-2295893
地址:苏仙北路郴州日报社大门旁(郴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