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6版:
本版新闻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2019年5月17日 星期

摇曳的秋千


□ 市八中 张依明

“只因在人群里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无法忘记你容颜。”

——题记

公元829年。清明。微雨。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他走进沈府大门。张好好正荡着秋千。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荡秋千是唐时女子最爱的游戏,这一天可以疯。秋千险些荡在了他的身上。张好好急跳下,行礼致歉。目光与目光的相对,他的心忽然触电般震颤。面若桃花,朱唇轻启,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他的眼里有些迷离。

晚上的宴会是为杜牧杜公子准备的,为这一天,张好好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她听说杜公子可是了不得的人,二十六岁就中了进士第五名。她想成为晚宴上那道最艳丽的佳肴。

“众音不能逐,袅袅穿云衢。主公再三叹,谓言天下殊。”好好艺惊四座,抬眉间,她瞥一眼座上宾:形容伟岸,风度翩翩,举手投足,莫不成诗——没错,是上午荡千秋时遇见的那个人。

“杜公子,奴家愿意为您再舞一曲!”

“玉质随月满,艳态逐春舒。绛唇渐轻巧,云步转虚徐。”杜公子也一定认出了好好,他脸上的惊诧给了好好信心。

从那日起,杜公子便在沈府留了下来,担任沈大人的秘书官。对于这个决定,好好比谁都高兴。接下来的时光,她跳舞给他看,他吟诗给她听,仿佛天作之合。好好的心里从来没有过如此阳光。沈大人说,好好的舞技又进步了。

又一年的清明,好好约上杜公子去荡秋千。

“沈大人的弟弟要纳我为妾!”

“什么?”

“沈大人的弟弟要纳我为妾!”

“……”

“孤灯残月伴闲愁,几度凄然几度秋。哪得哀情酬旧约,从今而后谢风流。”好好把琢磨了一晚写成的四句诗,包了一层又一层。“等有一日你离开沈府的时候再看!”

杜牧终究还是看了。

“唯有泪千行。”他想其实也挺好,小沈大人也是一代名仕,一定会善待好好。只要好好过得好,就一切都挺好了。

转眼三年过去,杜牧早已离开沈府,移驾洛阳赴任。小酒馆中,传来熟悉的声音,那不是好好的声音吗?

“你怎么在这里?”杜牧一脸惊愕。

“不要那些富贵,做个卖酒女挺好的呀!”好好依然面若桃花,笑得灿烂。

“倒是你,年级轻轻,怎么就有白头发了呢?”

杜牧始终不能言语。好好是如此的坚强,嫁入沈家两年即被休,当起了卖酒女,依然笑靥如花。

“怪我苦何事,少年垂白须。朋游今在否,落拓更能无?门馆恸哭后,水云愁景初。斜日挂衰柳,凉风生座隅。洒尽满襟泪,短歌聊一书。”

“我要把你写进诗里!”

目光,在那一瞬交融。泪,流满双颊。

公元852年,杜牧抑郁而终。好好闻知消息,三日不思茶饭。

又一年的清明,好好穿上最艳丽的服装,来到杜公子墓前。

“我来给你跳最后一支舞……”舞姿依然摇曳,泪水止不住地流。一曲终了,好好倾尽全力撞向墓碑,任由鲜红的血浸透衣衫……

【点评】

文章以大诗人杜牧存世的唯一手书作品《张好好诗》为蓝本,以中学生的视角,展开了一段凄美的爱情叙事。想像合理、叙事流畅、结构严谨。通篇大量引用古诗文,使文章呈现出一种古风美感,兼具艺术性和思想性。洞察古诗词背后的故事,是中学生学好古诗文的又一“蹊径”。

(指导老师:李精华)


上一篇  下一篇
 
主办:郴州日报传媒集团 承办:郴州新闻网
新闻热线:0735-2892485 广告热线:0735-2295893
地址:苏仙北路郴州日报社大门旁(郴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