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2版:
本版新闻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2019年5月19日 星期

“碎片化阅读”是 值得警惕的“糖衣炮弹”


□ 谭剑

何谓“碎片化阅读”?在笔者看来,指的应该就是那些零零碎碎的阅读。其“碎片化”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其一,阅读时间上的不连续性;其二,阅读内容上的不完整性。随着科技的发达和生活节奏的加快,人们通过手机、电子书、网络等进行的“碎片化阅读”正呈“燎原”之势。据近期举行的第十六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显示,2018年中国成年国民包括书报刊和数字出版物在内的各种媒介的综合阅读率为80.8%,而数字化阅读方式接触率为76.2%。

很显然,数字化阅读促进了国民整体阅读率的上升,对于文化知识的普及无疑是一个利好。而且,因为有海量的信息可供各取所需,数字化阅读往往就变成了“悦读”,这似乎真是值得开心的事情。

本来,数字化阅读也就是高科技赋予人们的一种崭新的阅读方式,而当它被沦为“碎片化阅读”,并被披上了“悦读”的外衣,让人沉迷其中,这就很有了“糖衣炮弹”的味道,值得警惕。

“碎片化阅读”是一种浅阅读。作者泛泛而谈,读者泛泛而读,满眼风景,却是浮光掠影,又哪有深度可言?但它却有如麻醉药,让受众瞬间充盈着获得感,上至天文,下至地理,似乎无所不知。这样一种浅阅读,导致的后果便是浅思考,甚至不思考。久而久之,受众对稍显深度和智慧的文章,便心生抵触和排斥,思考的兴趣日渐丧失,思考的能力也日渐萎缩。

复旦大学教授严锋曾戏言:“如果朱自清活在21世纪,走到荷塘边,拿出手机拍下照片,在朋友圈或微博中写下‘今天的荷塘很美’就结束了,那么《荷塘月色》就没了,散文就没了,‘技术就是这样把文学干掉的’。”

但笔者认为,与其说“文学”真会死于“技术”,倒不如说它正死于“碎片化阅读”所培养起来的惰性,死于对艺术缺乏起码的敬畏。

“碎片化阅读”所带来的危害由此可见一斑。

浅浅地阅读着,浅浅地快乐着,“碎片化阅读”时下似乎蔚然成风。“风”吹麦浪,看起来很美,却未必有助于麦苗的成长。一棵好苗子要成长,首先得根植于厚土。把根留住,把根扎稳,才可能汲取到所需的养分;根基不牢,甚至扎不了根,再好的苗子也可能枯死,或者沦为浮萍。因此,文化必须是要有底蕴的,而这种底蕴得靠日积月累长期养成,“碎片化阅读”又怎堪担当重任?对于文化工作者而言,能创作出群众喜闻乐见的佳作固然可喜,但绝不可无原则地迎合受众口味,“鸡汤体”过多过滥,过甜过腻,要么让人沉溺,要么令人反胃,不成了“毒鸡汤”么?事实上,“碎片化阅读”之所以盛行,说到底还是因为浮躁所致,而“标题党”的出现更大大地助长了这种浮躁之气,让浅阅读成为“时尚”。笔者在此疾呼:作为文化工作者,千万不能被表象所迷,要切实担负起引领的重任,引领受众深阅读,读名著,读经典,在沉静中让我们的心灵茁壮。


上一篇  下一篇
 
主办:郴州日报传媒集团 承办:郴州新闻网
新闻热线:0735-2892485 广告热线:0735-2295893
地址:苏仙北路郴州日报社大门旁(郴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