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2版:
本版新闻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2019年5月19日 星期

漼水孕育的农耕文明


□ 张日生 文/图

桂阳县流峰镇得名于一座著名山峰——流峰,这里自然环境优美,发源于桂阳本土的最大的河流漼水贯穿流峰南北,滋润了这里的每一寸土地,孕育了桂阳最古老的本土文化。桂阳的农耕文明从这里起源,湖南境内迄今发现最古老的人类栖息于漼水岸边的上龙泉,商周时期,人类便在这里刀耕火种、烧制陶器,这里还保留着桂阳最土的方言——玛卦话。流峰,从上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走来,一路风风雨雨,不断前进,形成了最具桂阳本土特色的经济、文化,底蕴极其深厚。直到今天,流峰依然是桂阳22个乡镇(街道)中最闪耀的一颗地域经济、文化星星。

流峰一带是桂阳境内人类古文明保存最多的区域。漼水两岸地势较为平坦,溪流不大不小,水量丰沛,水土肥沃,很适宜人类的渔猎生活、开垦农田、筑坝灌溉,是早期人类的理想居所。从史料记载和文物遗存上分析,漼水两岸一直是桂阳人口最为稠密的地区。

在漼水支流杏村水岸边,流峰镇上龙泉村的一个洞穴内,发现了一个古人类穴居遗址。1964年,湖南省地质勘探第四队在这个洞穴中,发掘到属于旧石器时代晚期的一大批东方剑齿象齿、大熊猫、中国犀等古脊椎动物化石和一枚人类磨制使用过的刻纹骨锥。后经考古专家鉴定,这批文物的埋藏年代在1万至20万年之间。这枚人类磨制使用过的刻纹骨锥的出土,证明早在1-20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晚期,桂阳就已是人类生存生活的地方。

1985年桂阳县开展第二次文物普查时,在漼水的另一条重要支流岸边的流峰镇竹洞村寨脚下组后山上的几个洞穴里发现了商周早期人类生存场所。洞内及整个山头,散落着大批磨制的石器工具和碗、鼎、釜、杯、罐等物的陶器残片,有灰色软陶和黑色夹砂陶,器形上有不规则的打印纹。这批文物的出土有力地证明了早在4-5千年前,漼水岸边就开始了农耕文明。

漼水从桂阳西北部的大山中冲出之后,形成了一条狭长的冲积平原,这个冲积平原就是漼江垌。从北到南,漼江垌阡陌纵横,一望无际。漼江垌是桂阳农耕文化最发达的地区,也是桂阳历来最富庶的地区。流峰镇漼江村附近是桂阳少数几个发现有汉墓的地方之一。

富庶的农耕文化,催生了桂阳最早的县城,即宫市县城。宋代桂阳监(军)蓝山县令刘接《桂水集》诗载:“宫市县城废于袁宪相陈年。”南宋王象之编纂的《舆地纪胜》载:“宫市县城:在平阳县北九十里。”康熙《桂阳州志》载:“宫市废县,治北九十里,东晋(317年-420年)置县,陈废。”宫市县遗址在今流峰镇双染村梅花坳自然村,由于年代久远,早已无迹可寻。

到隋唐时期,漼江两岸已经人烟稠密,业已形成三里一庄五里一村的局面。随着人口的增多,佛教庙宇也开始在漼江两岸安家落户。坛山广润寺始建于唐代以前,唐初已声震朝廷。唐景龙二年(708年),中宗李显下旨在平阳县坛山开置戒坛,广度僧尼。大中二年(848年),印度高僧信业从阿育王国来此居住,此后坛山广润寺香火不绝。广润寺成为桂阳史料记载最早的佛教圣地之一,也是湘南一处著名古刹。

到了宋朝,漼江两岸的村落已经基本形成了今天这样的格局。至少从明朝起,官府在今天流峰一带设大富乡,乡治即在今流渡圩,清康熙时改为居仁都,民国时期改为大富团。富庶的“大富乡”“大富团”在桂阳独具一格、久负盛名,今天的许多流峰人仍然把流峰一带形成的风俗称之为“大富乡的乡俗”。流渡圩坐落于郴永古道和衡连古道交叉节点上,流渡峰脚下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位置十分重要,明清时期一直是桂阳北乡的重要圩市,与稍北的泗洲寨一起成为桂阳北乡的人文荟萃之地。

从宋元起,泗洲寨成为沟通衡阳至岭南的陆路要塞,官府开始在此建寨堡,并逐渐衍变成为桂阳北部的军事重地。清康熙六年(1667年)二月,为防御山区瑶民滋事,官府在泗洲寨设巡检司并驻军,道光十年(1830年)改设州同署。咸丰四年(1854年)十一月,会军尹尚英部攻入泗洲寨,州同署焚毁,迁桂阳州城。泗洲寨作为桂阳北半县的政治、文化、商业中心,其繁华在清朝达到鼎盛。

在几千年的农耕文化积淀下,流峰一带民风纯朴、耕读传家、农业发达,形成了以种植水稻、大豆、玉米为主要农作物,以红枣为重要水果,以烟叶为重要经济作物的传统农业区。依靠强大的农业后盾和彪勇的民风,清朝中兴名臣陈士杰等在桂阳北乡一带成立乡团,创建广武军,成就了一大批湘军勇将,群英荟萃,战功卓著。以流峰、泗洲为主的桂阳北乡因之成为“湘军团练发源地”而闻名全国。

改革开放后,流峰再一次焕发生机,流峰圩一度成为常宁、新田、桂阳三县物资的集散地,有“湘南名圩”的美誉。流峰圩场先后进行了改建和扩建,流峰大市场的皮革制品、成衣销售、跳蚤市场,享誉湘南各县市区。


上一篇  下一篇
 
主办:郴州日报传媒集团 承办:郴州新闻网
新闻热线:0735-2892485 广告热线:0735-2295893
地址:苏仙北路郴州日报社大门旁(郴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