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3版:
本版新闻列表
 
 
2019年5月21日 星期

矿区环境治理:定叫山河披新装

苏仙区一处矿山的治理前后对比图
治理后的柿竹园废弃矿区成了野外赛车场

□ 本报记者 陈晨

5月11日,“百年大师中国梦”大型文化展览活动在郴州五盖山户外极限运动公园启动,本次活动由中国政法大学制度学研究院和湖南南国雪都集团联合举办。

然而,与会嘉宾可能不知道,这里以前不是公园,而是湖南柿竹园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的一片废弃矿山。治理前,山体被挖得千疮百孔,地表上堆积着大量的废渣废石,四周黄土裸露。

变化始于2016年。在我市对这里的废渣、矿渣进行治理后,郴州市金船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投资1亿多元,对山体进行高标准绿化,建起了飞拉达攀岩、室外和室内滑雪场、越野赛车场、金竹苑生态餐厅、星空(帐篷)酒店等设施。这片一度废弃的土地,成了我市旅游+全民体育的热门地点之一。

纵观我市矿山治理,从西河之滨到桂阳宝山,从临武三十六湾到钟水河两岸,“变废为宝”、“化腐朽为神奇”的案例比比皆是。下一步,我市矿山地质环境治理存在什么问题?怎样继续攻坚克难,全面推进?本报记者对此进行了深入采访。

资金缺口大

我市位于南岭成矿带的中段北缘,矿产资源丰富,全市共查明各类矿种112种,大型及以上矿床13处,中型99处,小型174处,矿点600余处。隐晶质石墨、萤石、钨、锡、铋、钼、铅、铜、硫铁、银、铍、铌钽矿保有资源储量在全省排第一。

改革开放前,国营六大有色矿、三大矿务局组织了大规模开采。改革开放后,遍布各地的非法小采选矿纷纷上马。导致全市大多数重点有色矿区采选废渣漫山遍野,遗留下大量的矿山地质环境问题。

从类型上看,我市矿山地质环境问题主要有四类:坍塌、滑坡、泥石流、地面变形、矿坑突水,全市共有150多家矿山发生过地质灾害;地表水漏失和地下水均衡破坏;占用与破坏土地资源,全市矿山开发占用及破坏土地资源总计1000多公顷;矿山“三废”污染重,全市累计堆存矿山废渣2亿吨。

从地域分布上看,近十多年来,各矿区均发生过大的地质灾害。全市列为重点治理的矿山有105家,矿山地质环境重点恢复治理区有湘永煤矿区、马田矿区、三都煤矿区、柿竹园玛瑙山矿区、瑶岗仙钨矿区、袁家煤矿区、宝山黄沙坪多金属矿区、香花岭至香花铺锡铅锌多金属矿区、鲁塘荷叶石墨煤矿区、平和铅锌有色矿区、汝城钨矿区、梅田杨梅山煤矿区等。

目前,绝大多数国有矿山企业已经改制,随着社会职能的移交,其地质环境治理的义务也转移到了地方政府。非法采选矿点基本被关闭,历史上大量非法开采造成的地质环境治理问题,也落在了地方政府的头上。而地方政府财力有限,目前主要依靠向上争资立项治理。

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近年来,我市累计争取资金4亿多元,对柿竹园矿区和苏仙区有色金属矿区进行了矿山地质环境治理,形成了沙滩公园、西河风光带和石博园等景点;争取资金6亿多元,对临武三十六湾矿区进行治理;目前正在积极争取北湖区鲁塘矿区(含桂阳荷叶矿区)进入国家长江沿岸生态修复项目。

由于现阶段国家资金投入有限,且主要针对大中型矿山和破坏严重地区,对数量众多、分布广泛的小矿尚未覆盖,初步估算,要对我市105家重点治理矿山和矿山地质环境重点恢复治理区进行全面治理,需要经费30亿元以上。

制约因素多

我市矿山地质环境治理除了数量多、资金缺口大等难题外,还面临着许多制约因素。

2017年,我市被列入原国土资源部全国50个绿色矿业发展示范区之一,是湖南省唯一的一个。按照进度要求,到2020年,我市大中型矿山要创建绿色矿山,小型矿山要按照绿色矿山标准进行管理。但由于矿业经济整体不景气,上级有关部门对创建矿山没有专项资金奖补,导致我市创建工作进展不快,目前只有柿竹园矿、新田岭矿、宝山有色金属矿等8个矿山被自然资源部批准为国家级绿色矿山建设试点单位。这项工作的滞后,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矿山地质环境治理。

其次是砂石土露天开采矿山的专项整治任务艰巨。我市砂石矿数量多、规模小、布局不合理的问题还比较突出,全市现有砂石矿采矿权260个,其中生产规模10万吨/年以下的193个,占74.2%;10~30万吨/年的33个,占12.7%;30万吨/年以上的34个,占13.1%。

要用新思维破解难题

面对我市矿山地质环境治理的重重困难,我们该怎么办?

要破解这些难题,必须运用新思维,找到新办法。首先要在善于利用国家政策性资金的基础上,充分利用矿山土地本身的开发价值,撬动社会资本来共同参与。其次,要区别对待废弃矿山和还在进行生产的矿山,正确处理“存量”和“增量”的关系,对于废弃矿山,必须依法履职积极治理;对于还在生产的矿山,要按照相关法律法规,从严要求其做好矿山地质环境保护工作,争创绿色矿山,避免形成新的破坏和隐患。

针对资金缺口问题,苏仙区政协委员、苏仙区文化旅游广电体育局副局长、旅游管理硕士曹天勇介绍,其实我市很多矿山都独具特色,具备旅游开发的各种价值。有的高山地貌显著,山地风情浓郁,适合开发高山生态游;有的地下坑道复杂,地下地质景观惊险,适合开发井下游;有的矿山历史悠久,凝聚着几代矿山人的情节,大家都愿意投资,把老矿山变成工业怀旧旅游之地;有的矿山治理后,能够成为特色种植养殖业的天然场所。在这方面,我市有很多成功先例。如苏仙区西河沙滩公园建成后,周边的土地价格飙升到100万元/亩,过去的尾矿地成了今天的风光带。我们完全可以制定优惠政策,吸引民间资本治理、开发矿山土地和各种资源。

郴州市金船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吴卫国介绍,他是柿竹园矿的“矿三代”,从小就对这里的山山水水充满着感情,所以他才投巨资对这里进行开发。他认为,治理废弃矿山,改变矿山地质环境,有关部门应该要制定具体的优惠政策,在土地出让、手续审批、生态奖补等事项上予以大力支持。

政策支持方面,据了解,目前相关部门还没有专门的政策支持民间资本进入矿山治理开发领域,必须推动自然资源和规划、生态环境、财政、税务、文化旅游广电体育等部门形成合力,协调推进。要大力支持民间资本进入废弃矿山治理和开发,把更多的民间资本引入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中来,激发新一轮的投资热情,打造郴州新的经济增长点。

针对矿业权与生态、水源等各种自然保护区重叠的问题,业内人士指出,解决这个问题必须要善于利用信息化成果。在全面调查落实各种自然保护区及生态保护红线的基础上,尽快确定各类自然保护区的范围、边界、功能区分及管制规则等基本信息,然后上图、定界。建立“一张图”信息系统,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为矿山治理提供基本的遵循。

对于绿色矿山创建问题,在向上积极争取奖补资金的基础上,可以运用法律的、经济的、舆论的各种手段,激励矿山企业积极创建。比如对创建绿色矿山的投入,依法实行部分生产成本核减;对积极创建的企业,实行一定比例的税费减免,或者从市、县(市、区)新型工业化专项奖补资金中给予倾斜;在大力倡导“两型”社会建设的今天,加大对绿色矿山企业的宣传、推介、表彰力度,形成全行业“遵循绿色、推崇绿色”的好风气。

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对于露天砂石土矿开采问题,我市已向省厅呈报了《关于编制郴州市露天开采矿山开发利用专项规划有关问题的请示》。待省厅批复后,我市将按照专项规划依法整顿整合一批,关闭退出一批、提升改造一批,使我市能够整体开发的采石场在3年内实现全境式单台阶逐层开采,全面整顿露天开采的开发秩序,从源头上减少矿山地质环境破坏。

(本版图片均系资料图)

再造秀美山川

□ 陈晨

有句名言——垃圾是放错了地方的资源。其实,用这种眼光来审视我市的矿山环境治理,又何曾不是如此?

走在今天的宝山公园,漫步在城东新区的西河风光带,不了解过去情况的外地游客,会相信这里过去是废渣遍地的不毛之地吗?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要充分把握废弃矿山的两重性。一方面看到它的污染和地质灾害危害,另一方面要要看到它们仍然是宝贵的土地资源,完全可以再加利用。如果能根据各种废弃矿山不同的地形地貌、土地性质、用途、开发价值,形成专门的优惠政策,制定专项招商手册,也许能够成为我市发展文化旅游、大众体育和特色种植养殖业的又一块热土。

任何事情都要一分为二,也要合二为一。在矿山地质环境治理中,我们除了把握它的价值外,还要善于处理“存量”和“增量”的关系。在郴州这片土地上,我们已经留下太多太多的污染“存量”,目前只能千方百计多元投入、积极治理。对于“增量”,我们一定要严格控制,决不能不顾环境承载力擅自放大“增量”,也不允许“增量”影响群众的生产生活。要进一步落实好“开采方式科学化,资源利用高效化,企业管理规范化,生产工艺环保化,矿山环境生态化”各项措施,把废弃矿区变成秀美山川。


 
主办:郴州日报传媒集团 承办:郴州新闻网
新闻热线:0735-2892485 广告热线:0735-2295893
地址:苏仙北路郴州日报社大门旁(郴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