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3版:
本版新闻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2019年6月9日 星期

山村雨季


□ 江初昕

进入梅雨季,雨水渐渐多了起来。连续下几天大雨,山洪暴发,原来清澈的小溪顿时变得浑浊不堪,黄褐色的溪水夹带着枯枝败叶席卷而来,浊浪滔天。

我的村庄在河的对面,去外界都要经过一座木板桥,木板桥呈“八”字搭建在河面上,每年梅雨季节发大水都会遭遇被洪水冲垮的厄运。木板桥一旦被洪水冲垮,便给小孩上学大人出行造成极大的不便。每次入汛后,河面上的木板桥是我们全村人最为关心的一件大事。雨越下越大,河里的水一个劲猛涨,我们小孩则头戴斗笠来到河边查看。只见木板桥在咆哮的河水中挣扎、颤抖,最终抵挡不住洪水的肆虐,中间拱起,随后轰然坍塌了。木板桥的各块木板都用铁索连着,一头拴在石柱上。即便木板桥倒塌了,木板也不会被洪水冲走。没有了木板桥,我们每天要起早,上学要走很远的山路绕行。倘若下雨,山路荆棘丛生,走一趟,浑身上下都要湿透。

“涨水鱼,退水虾”。洪水期间,捉鱼摸虾成为大人小孩的乐趣。大哥拿出鱼捞子,拉上我去河边捞鱼。而我面对眼前浑浊的滔滔洪水,不由心惊胆战。我甚至都不敢站着,只是蹲在地上,生怕猛烈的气浪把我卷入到脚下的激流中去。大哥却淡定自如,从容不迫拿着鱼捞子,巡视在河边。只见他挽起裤脚,观测了一阵子,把鱼捞子放入水中,快速抵在岸边,然后将其抬起,再把鱼捞子远远递给了我。我迅速把鱼捞子翻了过来,倒在地上,里面除了一堆漂浮物以外,也会蹦跳着几条小鱼小虾。我把鱼捞子整理好,大哥又下水捞了几次,终于,还是捞到了几条稍大的鱼。

大雨过后,田沟里的水同样暴涨。我们拿来两根木桩深插在田沟里,再用渔网拦住,田沟里的鱼虾就成了囊中之物了。我和同伴把竹簸箕按进水里,叫同伴从上游用脚踩着田沟两边的杂草一路驱赶下来。快到竹簸箕处,两个合力快速抬起,迅速移到田埂边,竹簸箕里总能捞出泥鳅、龙虾、黄鳝来。

大雨过后,山洪暴发,山洪夹带着泥巴沿着公路涌向村庄里,村庄里一片汪洋,村巷被淹了,像一条小河。大家倚在门前,看着外面淅淅沥沥的大雨,望雨兴叹。大水却阻挡不了我们小孩的脚步,头戴斗笠,把裤脚高高挽起,赤脚冲进雨幕中玩着游戏。可以用小竹子做成水枪,抽满水后向对方射去;也可以用废旧的课本折成小船,放在流淌的水中,看哪个漂流得最久最远;还可以用石块泥巴将水流截住,很快形成一道水坝,随着蓄水越来越多,再将坝体弄出一个豁口,水流形成洪峰汹涌泻去……如此反复,玩得不亦乐乎。

看着不断上涨的河水,大人们忧心忡忡。洪水淹没了稻田、菜地,甚至殃及到了房屋及生命财产的安全。雨总是无声无息地下着,滴落在瓦片上,叫人心烦意乱。村里会派出责任心强的人夜里值守,值守的人一把手电筒或马灯,他们在河岸水位线做上标记,隔一段时间就下河查看,看水位上涨了没有。倘若洪水涨至溪坝第三个石阶,就说明已经到了警戒水位。到那时,值守人员就要敲响手中的铜锣,叫大家赶紧逃到后山上去。

持续了若干天,雨势渐渐小了,洪水在人们的惊恐中渐渐退了。洪水过后,淤泥满地,到处狼藉不堪,空气中弥漫着泥腥味。庄稼蔬菜都浸泡在洪水中,大伙忙着疏浚排水,清扫村庄街巷。过了一段时日,河里的溪水也变清澈了,恢复了原来温顺的样子。出了梅雨季,大家又把木板桥重新架设起来,鸡鸣狗叫,山村里又恢复了原有的生机和色彩。


上一篇  下一篇
 
主办:郴州日报传媒集团 承办:郴州新闻网
新闻热线:0735-2892485 广告热线:0735-2295893
地址:苏仙北路郴州日报社大门旁(郴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