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5版:
本版新闻列表
 
 
下一篇
2019年6月12日 星期

胡金莲
“中国好人”背后的好人
袁贤光、胡金莲夫妇与宜章好人在一起

□ 本报记者 郭凯 通讯员 薛斌

跟踪采访已故“中国好人”袁贤光的7年里,始终不能忘记一个人——袁老的老伴胡金莲。

今年,她老人家83岁了,还住在单位分给她的不足60平方米的房改房,室内所有摆设,也一如袁老生前,眼镜盒、钢笔、笔记本照原样放在袁老生前常坐的写字台上。

她说:“他还在,他没有走。”

她的贤良、温婉,她的纯朴、纯粹,她的宽阔、坦荡,总让人禁不住地想到爱情、母亲、人性……

中国好人袁贤光走了3年了,但他的故事还在延续,他的精神还在传扬,因为还有无数的好人,踏着他的足迹执着前行,其中就包括他的老伴,一个中国式平凡而又懂得生命价值的女性……

第一次采访袁贤光,是在2010年10月的一天。我们坐下来还没说上几句,袁老接到一个电话,宜章县民政局的同志邀他一起下乡,去看望一个叫李志勇的白血病患者,说一声“对不起”就匆匆走了。

于是,我们跟袁老的老伴聊起来。

那年,她74岁,满头银丝,端庄娴静,眼角浅浅的几条鱼尾纹,看得出年轻时的标致样貌。

她说,他们是在上世纪50年代初乡村工作中认识的,当时她从事妇女工作,袁贤光是团委书记。

一个上午时间,先后四拨人到家来找袁老,屋里坐得满满的,烟雾缭绕。

“婆婆,对不起哟,我们都抽烟。”

“没关系,你们抽吧。”老人家一脸笑意,一边给大家续水、递糖果,一边给袁老打电话,告诉他到家求助的困难群众的情况。

当地群众,把他们的家称作“第二信访室”。

袁老是宜章县信访局监督员,常陪同县领导接访,受领导委托跟踪一些案子的落实情况。“有事找袁老。”这里就成为上访群众常来的地方。

两位老人的热情接待和倾心相助,让好多人含着眼泪来,带着笑容走。

临近中午12点,屋里的人陆续走了,我们也准备走,却见一个“卖菜大娘”模样的人,手里拿着一把青菜走了进来,放到厨房,然后滔滔不绝向我们说起两位老人如何帮助她一家人的故事。

“卖菜大娘”叫吴春容,她的大女儿初中毕业考上了宜章县一中,却没有钱交学费和建校费,报不了名。袁老找宜章县一中校长和主管教育的副县长一起到吴春容家走访,免除了7000元建校费,但交不起2700元学费,家里掏了底才凑到700元。当时袁老不在家,胡金莲立刻到银行取了2000元交到吴春容母女手里。后来,吴春容的另两个孩子也考上一中,在两位老人帮助下也都免除了建校费。她的三个孩子,都把这里当成自己家。

有一次,吴春容的丈夫也向两位老人借了钱,说要办一件急事。吴春容慌了,她说:“这个不争气的东西,一定是打牌又输了钱!”

胡金莲说:“一个当家人怎么整天沉迷在牌桌上,要做正事,要去劳动!”他们通过朋友帮忙,为吴春容的丈夫在附近水泥厂找到一份工作,搞搬运。但又怕他不安心这样的苦活累活,特别叮嘱在厂里工作的亲戚督促,不准他打牌,这个家才终于上轨了。

吴春容说:“两位老人改变了我们一家的命运,三个孩子都大学毕业,在深圳工作。如今,在村里,我们这个家的生活算是好的了。找袁公公的人多,他经常不在家,我们有事就找婆婆商量,好多事都是婆婆帮我们办好的。村里的人都说我们运气好,有贵人相助……”

胡金莲只是微笑,静静地听,不做声,仿佛这是人家的故事。末了,才说了一句:“人帮人无价之宝,帮得了就要帮,都是应该的。”

宜章读高二的学生李志勇患白血病以后,在家用草药土方子治疗,病情日渐严重,向袁贤光求助。

医生建议立即进行骨髓移植手术,再拖就来不及了。袁老发动义工和志愿者为李志勇募捐,城里乡下跑。

谁知,这时李志勇的父亲李诗丛又查出胃癌晚期,两个肿瘤病人住在宜章县人民医院。袁老同时照料着两个重病人,喉咙哑了,小腿溃疡了,走路有些晃晃荡荡。老伴胡金莲说:“老袁,你不能倒啊。”她硬逼着老伴住了院,自己顶替老伴照看李诗丛、李志勇父子等任务,在住院部7楼和11楼之间上上下下。

凡有困难群众住院,袁老去看望,胡金莲会陪着,特别是当袁老事忙,抽不出时间,她就代袁老顶上去了。

瘫痪病人叶志凤住院时间长,照料难度大,胡金莲常去帮忙。每逢过节,她就做好粑子、粽子送到病房去。叶志凤的孩子们来了,她招呼他们到家吃住。

好多困难家庭的孩子都把胡奶奶的家当作自己家,进了城总要到胡奶奶家来看看。她说:“我们这里房子不大,来的人却多,我们是一个大家庭!”

天塘乡特困家庭孩子张丽娟、张丽香姐妹常去看望袁贤光和胡金莲,她们把自己第一次种出来的几个辣椒送到县城的爷爷奶奶家,两位老人感动得热泪涌流。胡金莲说:“爱育爱,心印心,美好精神品格是一代一代传下去的!”

袁贤光去世了,两姐妹还是常来看望胡金莲。今年端午节,她们给奶奶送来了自己包的粽子,自己做的糍粑。胡奶奶慌忙给全国最美教师谭兰霞打电话:“你快过来一下,帮我做一件事。”她将200元钱郑重地放到谭兰霞手里:“这200块钱你一定要张丽娟、张丽香姐妹收下,那天,她们说什么也不肯要,我又追不到她们……”

玉溪镇长冲村的王章芬遭受第三者侵权和家暴,有时晚上伤痕累累跑到两老家里求助。胡金莲一边哭一边骂王章芬:“你怎么不跑呢,你是牛呀,打死了你,哪个看得到!”

王章芬的案子先后拖延十几年,期间的曲折风雨,非一般人能够承受。王章芬几次要自杀,都被两老劝住了。这只破船,没有两老的护持,早被风浪打没了。

但到底得罪人,有人扬言要到家来吵闹,要兴师问罪,袁老一气病倒了。

胡金莲这时却表现得大义凛然,刚烈异常。

“让他们来吧,都来吧,老袁住院了,有我呢,我接待他们,他们要打死王章芬,好,先来打死我!”

王章芬娘家人不敢站出来,两老站了出来。胡金莲雄赳赳地站了出来,执法部门闻讯立刻对两老采取严密的保护措施。

好多义工和志愿者也都站了出来。

袁老去世,王章芬离婚后的宅基地还没有落实,他交待老伴:“王章芬是死牛脾气难转弯,这是她的缺点,但她的宅基地依法应该给她,这是她应有的权益,要维护她的权益,以后我不在了,这事就拜托你了!”

老人家自己跑不动,只好找谭兰霞。今年端午节,谭兰霞接到老人家电话,“端午那天,王章芬病了,她说不过来了,但听她说,宅基地的问题还没有落实,你替我去问问有关部门,大家帮她尽快落实下来……”

胡金莲有严重的冠心病,装了支架,行动不便,但心里记记挂挂,都是困难群众的事,一刻也不轻松。她说:“老袁没做完的几件事,我要想办法替他做完。”

2016年11月,胡金莲八十大寿,在郴州市住院的袁贤光,说服医生让他回去为老伴祝寿。

其时,袁老几次病危昏迷,身体已极度虚弱。这天,他的精神却异常昂奋,在老伴的寿宴上,他上台用话筒足足讲了半个钟头。

袁贤光说,这一生他身边站着三个好女人:母亲、岳母和妻子,她们都是好人,最善良、最有爱心的人,在为人民服务的路上,因为有了她们的理解和支持,他才走到了今天,成为了“中国好人”。

他谈得最多的是自己的老伴胡金莲。

“我家里,一年要接待3000多名困难群众,除了茶水,有时还要安排特别困难的村民和下岗困难职工吃饭。我不在家,就只有她一个人接待。有时,我在外面被事情拖住,走不开,她等我等不到,常常把饭菜热了又热,最后还得吃冷饭。我分到过两次新房子,钥匙都拿到了,却送给了没有房子的困难职工,她从来没说半个‘不’字。工资上,我们实行AA制,但我晓得,为了帮助贫困群众,她掏出来的钱比我多得多。老伴,我今天在这里只能说一声,你是这个世界上最了不起的女性,你最懂得生命的价值和活着的意义,我向你致敬!”

说完,袁贤光颤颤巍巍站起来,向老伴敬礼,全场掌声如雷。老伴胡金莲却平静如水,温婉如常,仔细看才看得到她眼眶深处转动的泪水。(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下一篇
 
主办:郴州日报传媒集团 承办:郴州新闻网
新闻热线:0735-2892485 广告热线:0735-2295893
地址:苏仙北路郴州日报社大门旁(郴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