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版:
本版新闻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2019年7月7日 星期

蓬莱旧事知多少


□ 邓溪燕

春雨绵绵中登苏仙岭,经郴州旅舍秦观流寓之所,感当年孤馆春寒,斜阳日暮,不禁唏嘘慨叹。近千年过去,时光不老,经典词句依旧绕梁,如丝如缕,吟唱着凄美而哀婉的岁月之歌。

宋神宗元丰二年,秦少游三十一岁。烟花三月,春光骀荡,他搭乘苏轼的船南行去看望在会稽做官的祖父与叔父。彼时,苏轼由徐州调往湖州。

这一年,苏轼与秦观皆是人生壮年,意气风发,他们一道南行,一起登临金山,经吴江,过松江垂虹桥,在春日融融的时光中畅饮赋诗,挥斥方遒。

后来秦观来到会稽。这里,山川形胜,钟灵毓秀。兰亭雅集,曲水流觞,既令人思发古之幽情,又催生着词人无羁的浪漫。越州知州程师孟热情招待了他,并请他入住蓬莱阁。在滞留会稽半年多的时间里,他爱上了一名妓女。才子风流,佳人有意,秦观写下了名动当时的《满庭芳》。全词如下: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万点”一作“数点”)

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从内容来说,这首词是唐宋诗词中写滥了的别妓之作。但秦观出手,旧瓶新酒,“将身世之感,打并入艳情”,写得“诗情画景,情词双绝”,文笔高雅不流俗,读来绵绵邈邈。

词的上片写凄迷的秋景。开篇三句一个极工整的对偶,加一个散句,写出极目天涯的阔远,荒凉。接下来两句实写离别。“多少蓬莱旧事”,写出了离别之际甜蜜又心酸的回忆。半年来,秦观与她在蓬莱阁有过无数相恋的欢娱,但是这一切已成往事,全部化作缥缈烟云。“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一句历来最受人们赞赏。晁无咎曾说:“虽不识字人,亦知是天生好语言。” 其实这个好语言是化用了隋炀帝的《野望》:

寒鸦飞数点,

流水绕孤村。

斜阳欲落处,

一望黯消魂

隋炀帝的诗本属平常,但少游化用却无比绝妙。隋炀帝诗平列三样景物,结构呆滞板结,少游用“斜阳外”统领长短句,三景合为一景,就成了一幅优美画。其次,隋炀帝诗“一望黯销魂”过于抒情显露,少游却写得含蓄蕴藉,虽是袭用隋炀帝的诗却不着痕迹,且有云泥之别。

词的下片抒发哀伤的离情。过片“销魂”一词成句,承上片凄迷景物生发而自然统帅全片。江淹《别赋》:“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接下来三句描写临别时两情依依的情景。“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这是化用杜牧诗句“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词意与诗意相似,表示自己沦落风尘,一事无成。结拍“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又是化用了唐诗人欧阳詹的“高城已不见。况复城中人”。

才子与艺妓恋爱的故事屡见不鲜。才子的怀才不遇与艺妓的红颜薄命使得彼此两情相通,命运相连。像秦观这首《满庭芳》,一经问世便声名远播,经久不衰。据《铁围山丛谈》,秦观的女婿范温,有一次赴宴。一名歌女擅唱秦观的词,但席间却不怎么搭理范温,弄得范温很尴尬。后来,这个歌女问别人:“这位郎君是谁?”范温马上起身,叉手回答:“某乃‘山抹微云’女婿也!”可见做“山抹微云”作者的女婿是何等光彩。

往事越千年。驻足秦观当年寓所门前,但见桃红柳绿,游人如织,俨然世外桃源,天上人间。


上一篇  下一篇
 
主办:郴州日报传媒集团 承办:郴州新闻网
新闻热线:0735-2892485 广告热线:0735-2295893
地址:苏仙北路郴州日报社大门旁(郴州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