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3版:
本版新闻列表
 
 
2019年8月27日 星期
龙归坪村六个支书:
四十载接续传承 一出出好戏连台

2007年4月3日,本报刊登了《六个支书一台戏》的故事。
(骆斐 摄)
2008年5月1日,六个支书在市里领奖后的合影 (资料图)
村容村貌
村容村貌
支书们商议村里事务
支书们现场讨论村里规划

□ 郴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黄华 王路莎 唐思思 文/图

2007年4月3日,本报头版报道了临武县汾市镇龙归坪村“六个支书一台戏”的故事,引起了强烈反响。龙归坪村的六个支书成为了当时的风云人物,六个支书的班子被亲切地称为“书记处”。

12年过去,再次走进龙归坪村,武水河依然静静流淌,河边的古樟苍劲尤胜从前。岁月似乎在这个安宁祥和的古村里停住了脚步,却又悄悄爬上了几位支书的额头……

12年过去,六名支书里的朱高生已然故去,“戏台”上只剩下五个身影。这五个身影里,当年记者采访的支书朱咸沛已年过古稀,拄起了拐杖,步履蹒跚。第五任支书朱良生“梅开二度”,再次担任村支书,52岁的他,是“书记处”里的“年轻人”。

12年过去,龙归坪村风景宜人,屋舍俨然,村风和睦,产业兴旺。在乡村振兴的道路上,龙归坪村走在了前面,而领头人,依然是那五个年迈却坚挺的身躯。

“我们六个支书干了40年,目标只有4个字‘安居乐业’。‘安居’我们基本做到了,‘乐业’我们还在努力。”

四十年风雨兼程, 六支书共唱好戏

龙归坪坐落于美丽的武水河畔,村前弯处的武水河就像一条盘绕的神龙,守护着这一片净土,故名龙归坪。

龙归坪始建于明嘉靖年间,已有近500年的历史。朱氏从在此立居开始,便制定了“禁非为、戒血气、严匪交、惩赌博、警游惰、黜奢侈、戒兴讼”的族规,以及“敬祖宗、孝父母、友兄弟、睦宗族、供赋役、端蒙养、肃闺阃、尚勤俭、卜生业”的家规。数百年的浸润滋养之下,守法依法渗透到了村庄的每一个角落和村民的生活起居之中。

自1978年龙归坪成为建制村以来,到2000年,先后有了朱咸优、朱俊汉、朱咸沛、朱高生、朱良生、朱和清这六个村支书。2000年村里换届,在外经商多年的朱咸沛回到村里,再次担任村支书。

“一个好汉三个帮”,如何组建村里的班子?朱咸沛思考良久,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朱咸优德高望重,为人忠厚老实,他做出纳最令村民放心;朱俊汉个性耿直,善于做调解工作,村里调解主任非他莫属;朱高生是个退伍军人,有颗热爱公益事业的心,让他来监督村里的卫生是再好不过的;朱良生头脑活、人面广,善于抓经济建设;朱和清是村里的秀才,村里的账目管理交给他是最放心的。

朱咸沛的想法得到了全体村民的赞同和前几任支书的响应,于是,先后六个支书同在一个班子里的“奇妙”景象出现了。

新班子组成后,对村里的机构进行了调优。新推选的村民理事会、老龄协会、妇代会和青年协会等分工明确、协调一致,由这六个支书分别负责。日常工作中,大家事,大家议、大家办。重大村务由村支两委制订方案后,提交党员大会修订完善,再交由全体党员和群团组织成员组成的66人扩大会议讨论表决,形成决议后召开村民大会通过。这些决议往往要经过反复激烈的争论,不知情的人路过村委会办公楼,还常常误以为里面在吵架。

不过,工作上争论归争论,六个人从不私下结怨,最后都按规章制度办。

“村规民约”就是村里的规章制度之一。在村口主巷道,“村规民约”写满了一面墙。前任村调解委主任朱俊汉告诉记者,其“村规民约”有3大类60条,谁违反就处罚谁。之前有个村民因为打煤球,到村后的风景林取了黄泥,结果被责令挑泥来填补黄泥坑,并罚款100元。村里还有一个人,乱折树枝也被罚了100元。

有规矩才成方圆。正是有了这种严格的规矩,才有了龙归坪村今天热情纯朴的民风,有了多年不出一起刑事案件的记录。

村民快点富起来, 自己慢了不要紧

龙归坪村六个支书走到一起后,他们优势互补、各尽所能,带领群众致富,一个坚强的战斗堡垒迅速形成。

为了让乡亲们尽快富起来,六个支书想尽了办法。2000年3月,朱咸沛得知一广东老板想在临武投资种植淮山,便请他来村里考察。这位老板提出条件:村里40天内要将橘园里4000棵冻死的果树连根挖走,并翻好地、起好垄、开好沟,否则免谈。

六个支书立即组织召开村民大会,把群众发动起来,大家一齐上阵,挖树、翻地、起垄、开沟,仅18天就完成了任务。广东老板见了,惊异不已,当即拍板在龙归坪投资。当年,村里50户种植淮山的村民户均增收3000多元。此后,淮山种植逐年扩大,成了村里的一大支柱产业。

种植淮山成功,六个支书又先后引进麻竹笋、桑蚕、无公害蔬菜、小水果、红花油茶等种养项目,为村民们开辟了多条致富门路。

2014年,朱良生再次担任村支书后,凭借敏锐的嗅觉,察觉到乡村旅游大有可为。通过各方融资、村民出资、村集体占股等方式,村里建起了一座星级农庄,至今生意火爆。

走在如今的龙归坪村,青石板路透着清亮,窄巷古居里幽静深藏,还有高挑的马头墙上倾斜而至的阳光,置身其中,仿佛穿越到了旧时光。

来村里的游人络绎不绝。或在竹林里散步闲谈,或在森林里骑马观光,或在武水河中乘竹筏漂流。这一切,几位支书看在眼里,喜在心头。

眼前的龙归坪,是乡村振兴的典范。但眼前的五位支书,外表却显得那么不起眼。可谁又知道,他们大都是致富能手,为了村里更好地发展,才甘愿回村,当起了“泥腿子”。

朱咸沛在第二次担任村支书前,已在外经商多年。朱和清也是一样在外经商,放弃了每年七八万元的收入,接受朱咸沛召唤,甘愿回村当起了会计。朱良生在2014年第二次担任支书时,家里的兄弟姐妹一起在外做生意,都赚了钱,他顶着老婆的责备,毅然回村扛起了村里的发展大旗。

望着眼前的五位支书,忽然明白了奉献的真谛。所谓奉献,背后必然有牺牲。支书们对自己“钱途”的牺牲,换来了龙归坪村今天的富饶。

一代人终将老去, 但总有人正年轻

“朱咸沛、朱咸优、朱俊汉三位都已经七十上下了,朱和清60岁,我52岁是最年轻的。”跟现任支书朱良生聊天,在他自嘲“年轻人”的背后,是对一代人年华老去的无奈。

虽然近年来村级干部的福利待遇逐年提升,但总的来说仍然较低,与打工经商还有不小的差距,导致一些村内“能人”宁愿外出,也不愿当村干部。

2014年,时任支书朱咸沛由于患脑梗不能再担任村支书。在讨论下一任村支书人选时,大家想来想去,还是离不开这六个支书。最后,大家决定,谁年轻谁干。于是,六人里最年轻的朱良生第二次担任了村支书。

与朱咸沛第二次上任时组建六个支书的“书记处”不同,支书们年纪都偏大了,不适合再进入村里的班子。于是,朱良生便拉着一帮年轻人组建了新的班子。

虽然不再担任村里的职务,但其他几名支书给朱良生保证:只要村里有需要,我们随叫随到。村里的大小事务,只要需要我们出谋划策,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于是,朱良生带着班子的年轻人成为了“先锋军”,其他几位支书则成为了“智囊团”。在他们的共同努力下,龙归坪村发展的步伐不曾有丝毫滞缓。

尽管目前村里的班子运转良好,但培养村里的接班人也是迫在眉睫的事。“这种事不能急,宁缺毋滥。”朱良生说。

在发展新党员时,村党支部制定了党员发展的“八不要”标准,即入党动机不纯的不要,支村两委有反对的不要,家庭不和睦的不要,没有奉献精神的不要,群众不满意的不要,邻里不和的不要,不孝老爱亲的不要,违反村规民约的不要,确保了党员队伍的纯洁性和先进性。

“在这样的标准下,村里的年轻党员个个都是好样的!”朱良生说,班子里边有几个80后,都很不错,有望能接过六个支书手里的重担。

支书们后继有人,村里发展欣欣向荣。夕阳西下,记者在武水河畔与五名支书挥手作别。明天太阳升起,龙归坪村又是新的一天。

记者手记

龙归坪村“六个支书一台戏”的佳话已流传了十几年。老支书们的奉献精神、敬业精神令人钦佩、令人感动。

但支书们的老去也是一个无奈且残酷的现实。其实许多村都面临着老支书孤独守望后继乏人的尴尬。城市的交通便利、购物方便、生活舒适,充满财富与发展机会,为农村青年尤其是“能人”提供了事业发展的舞台,让这些新生力量回归田园担任引领群众致富的“领头雁”需要很大的智慧与努力。

但龙归坪村给出了一个很好的样板——广阔农村同样大有作为。

从本村青年中发展那些“致富能力强,办事公道,德才兼备,群众基础好”的成为党员,充分发挥农村土地多,劳动力便宜,照顾家人情感优势,建设美丽乡村,发展乡村旅游,让年轻人在家乡同样能发光发热。

而老支书们则继续发挥他们经验丰富,群众基础好,热心为民的优势,只要上下一心,老少同心,就一定能把乡村建成“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美好家园。


 
主办:郴州日报传媒集团 承办:郴州新闻网
新闻热线:0735-2892485 广告热线:0735-2295893
地址:苏仙北路郴州日报社大门旁(郴州新闻网)